29.2 C
Hong Kong

小城故事

相關分類

更多文章

任性的音樂實驗 在古怪中尋找獨特之處 – 專訪獨立歌手 何佩 HOPUI

https://youtu.be/Gjohbth62gc 聽著何佩新作《大海求救SOS》,曲風、唱法到歌詞都和以往作品180度轉變,可以說是她的全新一面。「明明你唱開慢歌,做咩走去造快歌?」這句話不止形容歌手固有人設,其實也在形容今日被定型的廣東歌市場,好像做一點前衛的歌曲就會被人鬧。何佩坦言有點任性,但出道兩年多,都希望嘗試在香港,能否來一次完全自我的音樂實驗。 將自己當成實驗品 新作《大海求救SOS》延續何佩自家詞曲創作,但完全撇開以往慢歌風格,換上J-Pop Bandsound夏日感覺。今時今日造原創歌成本很高,還要造一首「好唔何佩」的快歌,對聽眾甚至對她都是一場實驗,但經歷完之前六首慢歌旅程,她覺得是時候要改變,而為了分享自己另一面,學習怎樣用快歌吸引聽眾,最終更填了五版歌詞才滿意。因為她覺得一切都是講「我」,這次就是任性的我。 不過想任性,首先要有勇氣擺脫人設。何佩幸運地成長於選秀節目百花齊放的年代,儘管最後未能躋身前列,但足以積聚人氣入行。從參賽者轉變成音樂人,她深深感受到廣東歌市場漸趨飽和,歌手每年可能只造2-3首新歌,與其走得太前被人批評,倒不如造些主流歌取悅觀眾作罷。作為獨立歌手,她反而嘗試拿自己做實驗品,在狹縫中找點特別之處,每次收到Fans說某首歌可以幫到人、陪到人,也代表著自己創作是有價值和意義。 做事要言之有物 有了社交媒體後,藝人和樂迷距離拉近很多,觀眾很喜歡看到藝人真實貼地一面,甚至以前視為有損形象的「黑圖」(走樣相),大方Share甚至搞笑回應,說不定反過來會有正面宣傳效果。不過何佩認為這只是短時間有幫助,想長遠保持人氣就要做每件事都要有它的用途和意義,久而久之觀眾才會感受到誠意而支持你。 出碟好難? 對於何佩這類獨立歌手,又要唱歌出Show,又要在社交平台做Live出Post宣傳,少點毅力都做不到。雖然親力親為管理是好事,但時間有限,數年音樂人生涯就令她學懂借力,將不在行的事交給他人處理,自己集中歌曲製作和幕前表演,繼續完成她的音樂實驗更好。 儲了七首歌,何佩也表明一出道就有計劃出碟開Show,但無奈成本太高,笑言要成事就和找Fans集資。不過她從沒放棄這個想法,而且只要有目標,就會用不同方法實行,出碟是、做歌手亦是、做人更是。雖然音樂路絕不容易,但她仍鼓勵想入行的音樂人,最重要是肯踏出第一步,以及不好覺得自己怪,但要找到在古怪之中,不一樣的地方。「呢個世界唔正常嘅人有好多,人地覺得你怪,但可能得你先有,好好珍惜佢,做一個特別嘅人。」

捱足十年成越野跑「老大」跑步最緊要開心 – 專訪港隊越野跑手 謝覺偉(阿歹)

https://youtu.be/L1Ti_V3QzrA 謝覺偉(阿歹)這一名字,近年在跑步界絕不陌生,作為香港越野跑一哥,早已代表香港征戰各國越野跑比賽之外,平常在Instagram亦會見到他創立的「無名跑會」日常生活。不過筆者最初認識他並非跑步,而是十多年前的傑志,但在健步如飛的背後,他又背負著甚麼壓力? 為生活放棄踢波 阿歹可說自懂性以來已扣上運動一詞,但讀書時都是踢波為主,還曾出道成為傑志球員。然而香港成為全職足球員可說難上加難,他出道僅一年便在2007年「掛靴」,經濟壓力自然是首當其衝。「嗰陣打份工都有一萬蚊,但全職踢波先得二、三千蚊,冇可能生活到。」他毅然離開運動近十年時間,但在2016年又因為結婚想Keep Fit而接觸長跑,自此更全情投入訓練。 為夢想訂下艱苦日程 轉眼間年過三十,足球員也快將踏入退休之年,但阿歹的第二春才剛剛起步。2022年為了出戰泰國清邁世錦賽,他請了兩個月假準備,最後以亞洲第1的榮耀歸來,使他燃起全職跑手的想法。雖然自封全職運動員,訪問之時還未成為體院一份子而獲資助,十多年前煩惱過的生計問題又再出現,不過阿歹今次就無再轉行,反而運用自身優勢和名氣,創立「無名跑會」在平日教班;另一方面接觸不同品牌,尋找贊助和廣告,生活總算有保障。 幸好成為全職運動員後跟了一位長跑教練,他不單覺得整個訓練水平提升,連生活都變得自律。早上10點開始訓練;下午小休後便準備晚上教班,如果比賽前夕訓練時間更提早至清晨開始。這麼體力化的行程看似辛苦,但他經歷過人生和山峰高高低低,用了近十年時間能夠回到運動世界,所以才深深感受到要為夢想和喜歡的事而做。 未成功因為未捱夠 近年跑步成風氣,阿歹作為香港跑步「阿大」,反而認為跑得快跑得慢都不用在意,因為跑步是為開心和輕鬆,讓大家放工後來出一身汗,釋放壓力;但如果為了速、成績而給自己太大壓力,很易就會放棄。 由一名坐冷板的足球員,到今日成為跑山界一哥,他坦言是「捱」回來,反而才更加珍惜當下有的一切:「能夠將自己興趣、鍾意嘅嘢變成職業係好難嘅事,點解有機會唔去堅持,唔去爭取?如果未成功,咁只係未捱夠,不妨付出多啲心機,捱過就會見到成功一刻。」

將深水埗特色融入Cocktail Bar 創業兩年需要學習「失敗」- 專訪ohm…負責人及KOLOR樂隊結他手 Robin Law

https://youtu.be/7Bg88m5xwyc 「飲過苦澀經已醇化  經過宿醉醒過來嗎」KOLOR樂隊《大吟釀》一句歌詞,彷彿向ohm...負責人,亦是此歌作曲的Robin講,要創業成功就要先了解失敗。訪問當日正是ohm...兩週年大日子,他坦言從選址到人手,還要經歷疫情,的確遇上很多困難,甚至曾經將情緒和壓力帶上台。透過不斷改變、和同事相互磨合,又能結合深水埗特色和自己喜愛的文化,這杯經得起考驗大吟釀,終能變得醇化,成功在行內嶄露頭角。 深水埗竟然無Cyberpunk元素餐廳? Ohm...選址並非傳統酒吧區如太子、尖沙咀,反而是近年深受年輕人歡迎的深水埗大南街地區。Robin認為附近Coffee Shop林立,又多布行等文化產業,卻沒有一間特色Cocktail酒吧,所以就選址旁邊的汝州街,在2020年底正式開業。 Robin除了熱愛音樂同飲酒,也很迷戀充滿科幻但又超現實的Cyberpunk文化。昔日香港鬧市的霓虹燈、舊建築都是Cyberpunk重要元素,很多外國設計師都會來到深水埗潮聖。然而這麼重要的地方,竟然看不到有這類餐廳,所以他將酒吧設計成工業風格、加裝大量霓虹光管,使人進入ohm...彷如離開現實,進入科幻國度享受美酒。 ‧ 酒吧內呈工業風設計,更放滿霓虹燈,甚至明年連Cocktail都加入Cyberpunk元素,能夠結合地區特色和個人心愛的事物,一點都不容易。 「彈緊結他仲諗緊今晚邊個洗碗」 要夾Band又要兼顧酒吧,Robin覺得時間管理不是大問題,反而學識如何放下。他試過在KOLOR表演前,收到酒吧的洗碗同事辭職消息,結果他在台上一邊彈結他,一邊在想今晚誰人洗碗,雖然在場樂迷無發現,但不安感和壓力縈繞不去。幸運地,ohm...同事仗義幫忙處理,自此他明白到不可能100%處理每件工作,適當時放手給團隊發揮,減輕壓力又能讓同事們獲得滿足感。 經營餐飲業絕不可能固步自封,很多時只能靠口碑相傳,但Robin經常主動和業界交流,漸漸讓市場知道深水埗有一間Cocktail Bar。不止這樣,ohm...更在上年首次獲得業內調酒獎項,他認為開業兩年能獲得肯定,才是最大收穫。 ‧ ohm...兩年前落戶深水埗,使Robin見證這一區變遷,亦開始和這社區「談情」,小至借工具,大至參與隊友Sammy的頑張跑會都在區內發生。 嘗試分析失敗 做了兩年老闆,他認為足夠後備資金是創業很重要一環,因為遇到困難但無錢改變,很容易失敗收場。講到失敗,Robin開玩笑說喜歡看人失敗,並非心地不好,而是藉著分析失敗原因,讓自己將來面對同樣問題時,避色重蹈覆轍。尤其很多人不會講自己不好,所以要靠自己發掘,過程中亦會領略到很多可以應用於創業路上的東西。 ‧ 兩年經歷使Robin學懂放下,一方面放下情緒,不好將它帶上舞台;另一方面要放下執著,將工作交由酒吧經理和同事處理。 樂隊、酒吧兩邊兼顧 KOLOR今年將會到台灣、英國等地巡迴演出,還要忙著做新歌。雖然酒吧生意漸上軌道,但Robin仍不敢鬆懈,繼續研發新Cocktail款式,以及尋找適合的經營方式。不過他預告在2024年1月開始,ohm...將會進入Cyberpunk Phase 2,率先將12位熟悉的角色融入到12款Cocktail內,希望給到驚喜更多客人。 ‧...

全職投身搞Channel係好係壞?唔鍾意街訪但最多Like好灰 – 專訪IG、YouTube Channel OKLA

https://youtu.be/dVXV2M22HqE 為了做心愛嘅事,你願意付出幾多?在香港做內容創作很難,要全職做更難,偏偏就有三個人願意如斯瘋狂,經營IG和YouTube channel 「OKLA」。「拍片剪片好容易,但更多人半途放棄咗。」成員之一的Hoi Ki在訪談中講出這一句,的確道出不少香港人對Content Creator的誤解。究竟一個街訪、一個Podcast背後要做幾多嘢?更有成員大爆背後辛酸?今次約齊佢地三個人,講講經營Channel嘅心得同秘密。 ‧ Skylar (右)、Hugo(中)覺得幫人搞Channel不如幫自己搞,毅然同埋戰友Hoi Ki一齊喺今年重新整返OKLA,全職拍嘢同做Podcast。 幫人搞Channel不如自己搞? 而家OKLA由Hugo、Skylar同Hoi Ki三位一齊經營,Channel早喺2019年成立,但做咗兩年又停咗,當時Hugo同Skylar正職都係幫人搞YouTube...

【香港傳奇】從零開始領軍打入奧運 大師兄:劍擊真係好型——專訪香港擊劍運動員張小倫 

穿著整套白衫裝備的劍擊手在場上劍來劍往,極具古代決鬥緊張感的比賽令人熱血沸騰。雖然香港的劍擊發展時間尚短,但卻已經在世界賽事獲得驕人的成績,到底運動員在背後付出多少青春熱汗呢?人稱「「大師兄」的香港擊劍運動員老將張小倫,從中學開始接觸劍擊,直至十多年後仍全心全意將自己奉獻給劍擊。小倫感歎成為全職運動員的路並不容易,走到現在全靠對劍擊的熱愛,「玩運動有許多高低起跌,在經歷過失敗、受傷種種難關後仍然堅持,堅持到見到希望,再有幸登上世界舞台那種滿足感是無可比擬的。」 

【動靜皆宜】唔怕比網民話靠「姣」出位 !揭開性感以外另一種風格 「做一個演員要Be water!」 -專訪藝人鄧伊婷(Irina)

https://youtu.be/KhSOwjD9zNg 一眾身處娛樂圈嘅藝人想喺競爭激烈嘅環境中脫穎而出,絕對唔係易事。除咗顏值之外,仲要識得定時向觀眾派下福利,製造話題之餘又可以催谷人氣。曾經係女子組合Super Gear成員嘅鄧伊婷(Irina)就憑著性感演出,成功喺一眾網民心中留低深刻印象,更封被為「TVB御用姣精」,晉升做新一代「咪神」。唔好以為Irina多數被安排做性感尤物,就認為平日裡嘅佢都係咁風情萬種,原來鏡頭外嘅Irina仲有好多不為人知嘅一面,更多嘅係流露出佢對演戲嘅嗰團火。 忍笑仲難過「姣」人 由於劇中扮演嘅角色多數穿著性感、喜歡賣弄風騷,Irina就被傳媒同網友民封為「御用姣精」。Irina坦言冇諗過觀眾會咁樣評價,但佢就唔認為呢個「封號」負面,反而覺得好有趣。「其實我有睇返自己演出,覺得自己唔係好姣啫,同埋現實中嘅我唔係咁嫁嘛。」比人話「姣」唔單止冇hard feeling,Irina仲講笑咁話可以擺正牌「姣」係一種員工褔利。「可以姣下公司嗰啲男神,哈哈!」不過講到拍劇時嘅辛苦,Irina覺得最難嘅竟然唔係犧牲色相,而係忍笑。「原來忍笑係好難㗎!由其係一大班人一齊拍劇,好容易又會比隔離嗰個影響到,自己又要忍住唔笑,心理壓力都幾大。」 跳出框框演繹唔同角色 雖然係屬於性感嘅世界裡尋找到自己嘅位置,但對於一個演員嚟講,被外界定型可以話係大忌。所以拍咗唔少劇集後,Irina都想嘗試演繹唔同角色,實行挑戰自我。「好想做殺人犯!因為未試過做一個好多陰暗面、好變態嘅人。」而要走出自己嘅演藝路,Irina認為堅持好重要之外,仲要識得自我調整。「我哋呢行工作或者拍攝過程係有好多變化,所以做一個演員要『Be water』。」Irina覺得咩想試下,咁先唔會將自己局限喺一個固定形象裡面。提到疫情打擊各行各業,Irina嘅工作及收入唔多唔少都受到影響,連去內地嘅工作需要延期,不過好彩公司仍有工開。「好感恩有份參與新劇《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及《童時愛上你》,仲有幾個月時間準備好我嘅角色。」雖然疫情打亂原本計劃,但反而多咗時間做運動保持美好身段,順道發掘香港美景,都係一種意外收穫。「我好多類型嘅運動都鍾意做,例如健身、跑步、踩單車同游水。最近我就鍾意行山,發現香港有好多好靚嘅風景,重新愛上呢個地方。」 ●Irina喺IG上分享生活趣事之餘,仲不時大派福利,post出性感清涼照。 用感恩嘅心去面對未來 入行至今已經6年,Irina早就體會到做演員嘅不易。不過係各種辛苦同磨練下,佢更加肯定到自己對演戲嘅熱情,更訂下目標繼續迎接挑戰。「我發現自己真係好鍾意做戲!接住落黎我希望將今年接到返嚟嘅角色同新挑戰都做好。」無論角色大小,佢都期待未來能夠参演更多叫好又叫座嘅劇集。除此之外,Irina亦同另外一個平台合作拍攝影片,等更多觀眾會睇到自己「搞笑」嘅一面。對於Irina而言,佢好珍惜自己現時擁有嘅一切,並用感恩嘅心去面對未來。「有時可能覺得冇咗好好嘅機會好可惜,但係其實仲有更好嘅等緊你,我相信所有嘢都係上天最好嘅安排。」

【專談戀愛】愛情金句王助人失戀後療傷 睇準單身狗需求傳授獨門「操控術」-專訪愛情專欄網紅作家李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zFxEOIL2rc ­ 「問世間情為何物」由古至今,愛情對好多人嚟講可以話係一個不解之謎,就算誕生出多如繁星嘅分析同解說,但始終都冇辦法達致充分理解。正因如此,一直都有唔少愛情專家,幫助大家解答疑難,當中李專寫嘅分析特別到肉,例如佢會勸大家:「轟轟烈烈的愛情往往最不可靠,反而彼此相處不累的細水長流才能天長地久。」李專擅長理性中見感性嘅愛情分析,往往幫助唔少人療傷,走出失戀之痛。佢至今出書12本,同時擁有3個專欄,Facebook專頁亦有十萬幾followers,不過一個作家要喺香港地生存絕對唔容易,究竟點樣先至可以將網絡文學重新包裝,令作品接觸更多人?就等佢同大家親身分享一下箇中嘅心得啦! 以觀察力解開愛情真貌 唔好睇李專文質彬彬,成個標準文青咁,佢坦言到大學時期先真正開始認真閱讀。「Year 1、2嗰時我係瘋狂地走堂,然後長期進駐喺圖書館睇好多書,又寫低好多自己對愛情嘅睇法。」年紀輕輕、拍拖經驗唔算多,但就自資出版咗兩本書,亦間接令李專成為專欄作家。畢業後,李專曾從事室內設計,兩年後發覺並非自己理想生活,重新執筆寫作,排解內心鬱悶。「喺嗰個時期我嘅工作、愛情全部好唔順利,不斷諗自己有咩可以做。咁啱見到自己個Facebook Page反應唔錯,最後下定決心辭職。」展開年終無休嘅寫作生涯後,要定期出書,加上要兼顧專欄同Facebook Page,遇著無靈感又點算好?李專就話自己都算幾好彩,甚少遇著『靈感特薄』情況,佢認為係同觀察力有關。「網絡作家要面對嘅係文章可唔可以擊中一群讀者,而呢樣野係好即時性,因為會有like、有share、有人會討論你嘅文章係點,大概都會知道邊一啲嘅topic係大家都會想睇。」李專表示,專頁每星期平均收到超過20個「院友」們感情求助發問,也成為寫作靈感來源。「我唔會將佢地嘅戀愛故事情節寫成文章,而係從中得知邊啲範疇能夠加以發揮,著重描述大家共通感受。」李專認為每個人嘅愛同細節雖然唔一樣,但後悲傷就驚人地相似,所以將觀點同感受化成文字,嘗試喺粉絲情場失意之時,送上一點心靈安慰。 ●李專甚少遇著『靈感特薄』情況,佢認為係同觀察力有關。 香港人重「情」  本地網絡作家爭扎求存 喺文學紙本閱讀市場相對低迷嘅手機年代,原來仍有唔少專幫人自資出書嘅出版社,但要好賣,就要針對市場需要。「其實新人嚟講,寫愛情嘅嘢比較容易打入大眾market,始於香港人都比較鍾意睇兩性關係文章。」當時編輯給予李專很大自由度,只要圍繞愛情就可以盡情發揮。雖然愛情文學市場夠穩陣最易「吸粉」,不過正當大陸、台灣網絡作家收入高得令人咋舌之際,本地網絡作家就要掙扎求存。李專自言自己際遇算係順利,但單靠寫作仍難以應付日常支出。「喺香港揸筆搵食嘅難度係來自賺唔到錢,就算我有出書有幾個專欄,與此同時作為KOL有廣告合作,夾夾埋埋都唔可以話維持到正常嘅收人。」作家喺香港嘅生存空間不大,李專認為新時代嘅作家想要網絡上面突圍而出愈來愈難。「作品要吸引到大家去睇,就要視乎內容係咪喺你嗰個範圍裏面差唔多接近最好嘅。」佢認為有意寫作嘅人要由作品嘅質及量落苦功,把握唔同機會擴闊網絡,慢慢累積人氣。 ●有意從事寫作嘅人要由作品嘅質及量落苦功,先可以慢慢喺網上累積人氣。 作家的愛情操控課  情慾是天生,愛情是需要學習。感情路上面對嘅問題,並唔係通過純粹睇兩性關係嘅書,或者同朋友吐苦水交流就可以得到改善。李專向來收到唔少讀者求助,由脫單、失戀到處理復合都有,結果從中得到啟發,發展出寫作以外嘅新業務:愛情咨詢。首階段就開辦網上戀愛課程「愛情操控術」,透過有系統嘅情感心理分析,幫助客戶成功得到愛情。「明明用好熱情嘅方式對待對方但都失敗,究竟係點樣做先至可以approach到對方?唔少人都經歷緊呢種煩惱。」佢形容諮詢就好似睇醫生,透過視像會談,一步步跟進客戶進度。李專亦正計劃推出復合課程,指需求同樣極大,只因迷惘嘅人需要指引。「大家願意畀一嚿錢去解決呢個問題,已經唔係單純service平與貴咁簡單,其實係大家都唔知道可以點樣做。」唔少人人漸漸長大後,發現自己對待感情嘅態度同年少時嘅唔一樣,咁係因為我地當中所經歷嘅過程,唔多唔少都會跌倒過失敗過。李專希望大家無論發生咩事,只要當中有反省反思,攞得到袋到落袋,將來就算再面對類似問題,就唔會感覺咁徬徨無助。

【意外收穫】從演技大爆發到拍片做環保L 「我擔心專講環保又悶又膠」 – 專訪藝人 岑樂怡(阿妹)

https://youtu.be/1qIiO6qivos 2020年ViuTV有唔少出色節目,除咗《全民造星3》引起廣泛討論外,自家劇集《暖男爸爸》都令唔少觀眾讚好。雖然劇中部份演員拍劇經驗唔多,但靠住努力同主角鄭中基帶領大家之下,拍出一幕又一幕讚人熱淚場面。其中飾演幼稚園老師Miss Carmen嘅岑樂怡(阿妹)同鄭中基有唔少對手戲,佢坦言呢個機會唔係人人都有,而且獲益良多。雖然2020年充滿不快樂,也打亂阿妹原本計劃,但由做主持到拍長劇,再意外地化身「環保L」做埋YouTuber,分享貼地環保資訊,得到嘅經驗都係歡樂大於失落,或許都是疫情帶給大家嘅新體驗吧。 ‧ 阿妹坦言拍劇經驗唔多,仲曾經一個人喺外地拍劇,但學識好多有趣演技方法。 「迴避」鄭中基 才有極催淚獨腳戲 有得同相隔18年再次拍劇嘅「暴龍哥」鄭中基合作,相信好多人恨都恨唔到,正好阿妹飾演嘅幼稚園老師幾乎每場都要同鄭中基做對手戲,爆出好多拍攝趣事。「Ronald好照顧我地,而且大家都知佢好搞笑,成日喺開機前搞啲好爛嘅gag,的確可以放鬆心情易入戲啲。不過一去到啲沉重嘅戲份,拍之前真係要避開佢,費事『焗蟹』NG(編按:演員忍笑)。」阿妹指最初收到《暖男爸爸》監製邀請擔任幼稚園老師時,諗住都係打下招呼傾下計,無咩太大感覺,但監製講完角色發展之後,佢就知道要做好功課啦。因為難度在於Miss Carmen另一半其實無喺劇出現,有一幕自己喺便利店食住三文治嘅喊戲,所有情感都要嚟自阿妹嘅幻想。「無咗對手幫你,唔單止要靠自己幻想往事,仲要諗住件三文治好難食,相信無人會估到!」不過最終大家都為Miss Carmen流下唔少眼淚,一切都已經值得。 ‧ 苦練多時為咗獨自邊食三文治邊喊,最終成功令觀眾流下眼淚,已經很值得。 擔心環保又悶又膠 「無人做不如我做啦!」 時代變得太快,今時今日藝人同讀者距離變得好近,加上今年無哂實體表演,不少藝人轉戰網上開Facebook Live、Telegram同粉絲傾計等等,足以證明社交媒體對維持人氣好重要。阿妹自認好懶,覺得好重要或者好鍾意先會Post上網,但公司同事往往叫佢更新多啲或者拍下片,先會有客睇中你做嘢。直到年初喺外地拍攝途中,因疫情要提早返香港,酒店隔離期間睇咗一本關於環保嘅書,激發起佢開YouTube...

【苦情歌不再?】逆市全年推四首個人風格強烈單曲 堅持「做個有性格的歌手」 – 專訪洪嘉豪 Hung Kaho

https://youtu.be/Zffy6QdKZoE 廣東歌壇之所以被喻為情歌泛濫,主要都因情歌受聽眾歡迎,名氣和商業上往往較易取得成功。不過近年唱作、文青風格甚至「宇宙系」歌曲嶄露頭角,使歌手性格也變得立體和別樹一格。洪嘉豪兩年前就在此環境下踏進樂壇,新人「光環」消褪後並無原地踏步,反而疫情下更逆市推出多首單曲,曲風和主題多變。很多人不喜歡2020年,不能舉辦音樂會作實體商業演出,對歌手很大損失,但他回首全年,依然認為得著和收穫遠比失落多,至少拉近了和歌迷的距離。「我造歌造得開心;聽眾、媒體又支持,已經心滿意足啦!」 ‧ 洪嘉豪認為疫情對音樂市場不會有太大影響,做好歌手本份之餘反而多了一種治療聽眾用途。 社交平台宣傳效力極大 2020年的洪嘉豪絕對可以用「勤力」形容,全年推出四首單曲,由主流情歌到電子快歌都有,和初出道的形象截然不同。受制於疫情限制,只好在網絡上宣傳新歌,反而拉近和聽眾之間的距離。「今年我先識用Telegram,原來有Fans幫我開咗個Group,我入去之後又會聽下佢地對新歌嘅意見、討論生活遇到各種困難,有時又搞下笑俾歡樂大家等等。」他認為主動回應樂迷意見,要讓Fans知道留言是有用,對維持人氣很重要。另外今年多在Facebook、YouTube Live等網上表演,有時做其他歌手嘉賓;自己有新歌又會邀請藝人一起Jam歌,互相Share、Comment的效果可以幾何級數增加。他相信就算疫情之後,這種生態依然會繼續發展,對歌手宣傳也未嘗不是壞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qnoFH18v2g ‧ 和不同藝人、歌手合作,再在社交平台互相分享,對雙方名氣都非常有幫助。 電子快歌無人聽?「唔好睇少!」 洪嘉豪初出道時,以一首《掉進海的眼淚》吸引不少歌迷注意,YouTube至今已過200萬Views之外,亦令他獲得新人金獎。不過新人光環消褪後,歌手希望建立個人風格之餘,又要在人氣及商業上保持平衡,似乎都是新生代歌手要面對的難關。曾經也質疑自己能力的洪嘉豪坦言,如新歌《窮小子》等情歌依然受歡迎,但主題已經由傷春悲秋轉到自愛。「我相信多咗娛樂方式,失戀都唔再係世界末日,情歌需求自然減少,而且外國愈嚟愈多歌曲係講愛自己同追夢,似乎更容易俾大家釋懷。」 ‧ 要令聽眾喜歡、有成績,必先要有自己喜歡,再做好歌曲質素的心態。 然而情歌之外,歌手總希望突破傳統框架,例如年初在瑞典製作的《我說不可以》打破廣東歌格局,用北歐電子曲風建立全新形象,更獲得第一首電台冠軍歌。來到年底,洪嘉豪依然覺得當初使命大於成績,畢竟觀眾和媒體接受程度高了,但本地無太多人製作,他將北歐招牌曲風帶回香港,希望給本地聽眾新鮮感。他由同公司的衛蘭身上領略到,與其計算每首歌成敗得失,倒不如選自己喜歡的旋律,盡力錄好每一首歌,「有麝自然香」,就如《我說不可以》一樣,好歌必定有好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aANYqK1kbo ‧ 瑞典著名的電子曲風一時三刻未必成為主流,但至少為本地樂迷多了一種新鮮感,已經是一件好事。 明年「創作人」身份更重 經過不一樣的2020年,洪嘉豪認為得到的遠比失去的多,還笑說現在了解80%自己。踏入2021年,他希望將洪嘉豪內心、陰暗一面展現出來。「單曲年代派得台嘅都要夠『中』,但自己寫咗好多好靜嘅歌,又未必有機會揀到入碟,所以想做一個曲詞編監自己做哂嘅Project,成本控制得好啲所以公司都支持嘅,哈哈。」出道僅三年,但已經對自己音樂道路和計劃很清晰,亦能平衡音樂和商業,的確不負他「做個有性格的歌手」座右銘,但願之後也能在洪嘉豪的流行曲中,尋找獨特性格元素。 ‧ 2021年洪嘉豪三大目標,似乎也很值得樂迷期待的喔!

【十年苦功】專業在於臨危不亂和應對 「做Dancer真係好似搵命博但又好刺激」 – 專訪舞蹈員、編舞師陳丹儀 Danie

https://youtu.be/_43fGORyuxM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說話人人皆知,但又有幾多人真的感受到背後辛酸?就算在舞蹈事業很有資歷的陳丹儀(Danie),也曾經歷過被父母反對、壓力過大甚至受傷無法工作等等遭遇。然而讓人急速成長的時間,往往就是從低潮爬出來一刻,Danie說若無以前走過的路,就不會有踏上紅館舞台,站在郭富城、G.E.M. 鄧紫棋身旁伴舞,甚至為鄭秀文排舞等等寶貴經驗。很多人覺得跳舞只是興趣、課餘活動,而且發展空間不多,但事實又是否如此?今次小編就和Danie談談本地舞蹈界發展,以及分享「搵命博」的演出經驗,分享何為Dancer「專業」價值所在。 ‧Danie在舞台及教學上有超過十年經驗,亦曾和不同巨星和導演合作,對現時編舞工作十分有幫助。 演唱會之所以精彩,除關乎藝人功架,更是有舞蹈員伴舞襯托,才能帶來最佳舞台效果。在香港,演唱會的Dancer招募大部分都是由排舞師負責,或是經過Casting,雖然後者對舞者來講絕對是個考驗。「Casting需要考驗Dancer臨場發揮,就算即時要跳某種舞都能駕馭自在,不過亦因為這樣,令適應和抗壓能力會較好。」專業舞蹈員在舞台上,就算是一個舞步、一個表情都要力求完美。不過舞台機關多,讓他們表演不時要應付突發情況。Danie提到最驚險的一次要數到幾年前郭富城演唱會,她本來要由升降台跳到舞台,但由於機器故障,升降台卡在半空中,她思考了很久究竟應否跳出去。「因為個場太黑,如果跳出去做咗『空中飛人』點算啊?但諗咗幾秒決定死就死,好彩只係離舞台一米左右大步攬過。」全個團隊就算因機器故障只剩下半面台,但仍然臨危不亂完成演出,難怪Danie也說當時完成後,一眾Dancer在後台感動得大喊出來。這次經驗正正顯示出專業和價值不單在於平日演出如何出色,而是在危急或意外時能否及時找到應對方法,不論跳舞抑或任何行業也適用。 不少Dancer都是以Freelance形式接工作,是一個「手停口停」行業,收入不穩定自然有生活壓力,但Dancer是否只有在舞台上表演?其實並不全然,Danie認為跳舞有很多不同形式。「年輕有活力的自然會想做Dancer,追求舞台嘅刺激感;經驗多點就會負責幕後工作如編舞、排舞,亦可以開學校教跳舞等等。」正因為範疇多不勝數,使近年入行方法愈來愈多,近年常見的會到Studio參加Training Programme,坊間亦有各類比賽,若被導師或評判賞識,機會自然接踵而來。她認為關鍵不單是技巧有多好,而是對跳舞有熱誠,並且能夠駕馭不同舞種。「由以前參加比賽,期間不斷進修,到宜家帶隊有自己嘅crew,我成日接觸唔同人同環境,所以跳咗十幾年仍然對呢行充滿Passion。不過都有人唔願意接受新事物,或者唔想付出努力去鑽研其他舞種,結果一兩年就轉行,所以好睇你嘅堅持和視野。」 ‧經過郭富城演唱會的經驗,出色的舞蹈員要精通不同舞種,而且能臨場應付各樣突發問題。 ‧Danie坦言做Dancer真是「搵命博」,但在台上表演又獲得掌聲的滿足感,卻非其他工作能媲美。 有人會羡慕舞者的工作就是本身興趣,但其實有苦自己知。跳舞體力需求大,又長期跳動,受傷似乎也少不免,Danie曾經見過有Dancer練一字馬拗柴,送院時整個膝頭成90度,無法移動,狀甚恐怖,覺得跳舞如「搵命博」一樣。至於老一輩會認為跳舞不能當正職,Danie小時候亦被家人要求去讀護士,她笑說連針也不敢打。Danie最終決定以跳舞作為事業,更以行動證明自己。能夠在舞台上跳出一片天,Danie慶幸獲得廣泛掌聲,但原來她在舞台背後也有困惑一刻。「有朋友問我跳舞以外有咩興趣,我......我答唔出。好似將一生人都奉獻咗俾跳舞,不過之前受傷,加上疫情多咗時間休息,都係一個好好搵下新方向嘅機會。」Danie希望注重編舞工作,甚至在將來可以開設屬於自己的舞蹈室,對她來說無事無可能,只有不願嘗試和付出的人,試了未必有好結果,但不試就一定無結果,說不定在過程當中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想法,對未來人生有重要影響。 ‧對她來說凡事都先嘗試,一旦嘗試就要全程投入,自然會有好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