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Hong Kon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TAG

Adidas

【正式分手】adidas將以25億美元賤賣Reebok!昔日世界第一運動品牌為何淪為棄將?「白武士」又能否拯救Reebok?

adidas想出售Reebok業務不是新鮮事,當時有傳國內運動品牌龍頭安踏(ANTA),或是擁有 Supreme與The North Face的威富(VF Corporation)或會成為Reebok下一位接管者。adidas日前證實,將以25億美元出售虧損連連的Reebok給美國品牌管理公司Authentic Brands,與2006年adidas收購價(38億美元)相差13億美元。adidas表示,決定放手的原因在於Reebok業績長年不佳,多次挽救都無法提高業績。作為昔日世界第一運動品牌,為何Reebok被adidas收購後,反而業績名氣都走向下坡? 在2006年,adidas以38億美元收購英國運動品牌 Reebok ,藉此擴大業務,對抗競爭對手Nike,惟Reebok業務虧損嚴重。從財務報表顯示,2010年Reebok佔adidas整體銷售額的18%,但到去年底,比重衰退至7%,這也讓adidas在經營上備感壓力。直至到2016年,在CEO Kasper Rorsted帶領下才轉虧為盈。自從去年年底,市場開始不斷傳出adidas尋找願意接手Reebok的買家。如今認實adidas將會蝕賣Reebok,最終確定由Authentic Brands以25億美元獲得經營權。單從帳面來看,15年來慘蝕13億美元。 Reebok實力不佳? 可能有不少人抱著疑問:「為何當初adidas要斥巨資收購Reebok?」雖然現時Nike是全球最大的運動品牌,不過在80年代,Reebok才是世界運動界別的龍頭。當時美國商人Paul Fireman取得Reebok北美地區專營權,也乘着Aerobics運動熱潮興起,搶盡先機推出Freestyle運動鞋,並運軍女裝運動服市場。雖然發展到90年代已被Nike後來居上,但Reebok憑藉The Pump科技,研發出Instapump充氣系列,當中以PUMP FURY最為矚目,與Nike Air Max平分秋色,成為運動及潮流時尚界別象徵。在1995年,Nike市場佔有率達到37%,而Reebok則為20%,是當時全球排第三的體育品牌,風頭一時無兩。而在2004年時,NBA的30隊隊伍球衣,全都是由Reebok生產,而Allen Iverson、姚明及Shaquille O’Neal也是Reebok旗下球星。同時Reebok。亦是美式足球((NFL)和冰球(NHL)的贊助商,可見Reebok絕對有一定實力。   反被「自家人」削弱 Reebok之所以失去曝光度,很大程度是由於資源比adidas搶走。Reebok在80年代因Aerobics運動熱而堀起,其後也一直積極贊助各類運動員及賽事,好像網球員Venus Williams、NBA明星Shaquille O’Neal、Allen Iverson、姚明,以至英超球會利物浦等等,通常由Reebok贊助,非常風光。可惜後來所有相關運動贊助項目一律轉由adidas所包辦,就在收購同年,adidas 便成功取代Reebok,成為美國 NBA 官方合作品牌,頂替過去Reebok球衣製造商的位置,不但漸漸地從NBA滅跡。最後更退出眾多專業運動市場,被人遺忘。   缺乏創新性 自2006年收購至今日,Reebok最受歡迎的鞋款仍是1994年推出的PUMP...

【武漢肺炎】歐國盃宣佈延期一年 全球經濟損失達數百億港元?

歐洲足協在本港時間3月17日晚上宣佈,因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嚴峻,原訂於暑假舉行歐洲國家盃將會延期一年,暫定於2021年6月11 - 7月11日舉行。今屆歐國盃為史上第一次無主辦國制度,並於12個國家不同場館舉行,包括德國、西班牙、愛爾蘭,甚至羅馬利亞、阿塞拜疆等都有份。然而疫情之下無奈推遲,成為今夏第一批要延期舉行的大型體育賽事。原本歐國盃屬各國賺大錢好機會,但消息一出已經令各協辦國、電視台甚至運動品牌大失預算,說不定影響不單禍及歐洲,甚至全球各國球迷? 最初估計獎金達3.7億歐元 上屆2016年法國主辦時,參賽隊伍增加至24隊,一些相對弱旅都可以參與此盛事。根據歐洲足協規定,只要該國家成功晉身決賽週,已經可以獲得975萬歐元,若在分組賽獲勝更可獲150萬歐元,打和則對分;若打入淘汰賽,每場獎金更以百萬歐元計。根據福布斯在上年計算,上屆歐國盃獲勝國家 - 葡萄牙總共獲得近2550萬歐元獎金,更預計今屆冠軍可獲得3400萬歐元之多,足足比2004年該屆冠軍獎金1800萬高近一倍。這些獎金來自門票、廣告、紀念品、電視轉播費,一切都可說是天文數字。若疫情未能及時控制,絕對會大大影響門票、紀念品收入,最終導致國家獎金減少。據知目前歐洲足協正向各大成員國,索取高達2.75億英鎊延期賠償。 ‧今年歐國盃將會延期一年,成為首個因疫情而延期的大型體育賽事。 除了參與國家獎金外,協辦國周邊旅遊、住宿收入都會大受影響,尤其一些二線國家如東歐羅馬尼亞、阿塞拜疆等,而同樣有份協辦三場分組賽及一場十六強的愛爾蘭首都都柏林,足總表示原先預計會有超過十萬名旅客到訪,並有超過一億歐元酒店、交通及餐飲等收入,可刺激當地疲弱經濟,可惜現在夢想落空。 ‧愛爾蘭首都都柏林將會舉辦4場賽事,原估計可帶來超過一億歐元收入。 體育品牌、博彩公司失預算 因應歐國盃延期,足球周邊相關行業都無一倖免,當中指定贊助商Adidas幾乎成為大輸家。早在二月時已經宣佈因疫情衝擊,導致中國、日本、韓國市場急跌,損失高達1億歐元。如今連同歐國盃延期,甚至奧運亦充滿種種不明朗因素,有報導估計可能再損失5000-7000萬歐元。至於博彩公司有同樣遭遇,由於英國政府將禁止使用信用卡投注,連同現時英超、歐聯、歐國盃等停止賽事,全球博彩公司今年應該都會走入冰河時期。總結上面幾個主要「受害者」,連同12個國家旅遊收入,數字將可能達幾十億歐元,影響非常深遠。 ‧Adidas今年可說進入「冰河時期」,損失東南亞市場之餘,又失去體育賽事代理權。

【品牌故事】adidas與PUMA創辦人為親兄弟 ?!相鬥多年爭奪市佔

香港不少飲食品牌都是由親兄弟共同建立經營,例如大家樂及大快活就由羅氏兄弟分別創立發展,在市場上作良性競爭。不過有些就意見不合,最終決裂分家,包括譚仔及時新。而在運動品牌界別中,adidas與Puma背後也是有一個商界兄弟反目成仇故事。 1900年前後,德國南部有一個名叫「Herzogenaurach」小鎮,哥哥魯道夫(Rudolf Dassler)與弟弟阿道夫(Adolf Dassler)生於當地一個鞋匠家庭。在爸爸薰陶下,阿道夫對製鞋產生極大興趣,構思設計和研究鞋款,並在1920年在母親洗衣店開展造鞋事業,研發出第一對運動鞋。後來,曾經擔任工廠主管及皮革批發的魯道夫加入弟弟的鞋廠,並改名為達斯勒兄弟鞋廠(Gebrüder Dassler Schuhfabrik)。魯道夫負責銷售工作,表現出色,而阿道夫因其製鞋天分及才華,生產出來的鞋子質量都非常優秀,二人兄弟齊心經營,銷量逐漸成長。 為了讓公司業務發展得更好,1936年柏林奧運前夕,阿道夫向美國田徑傳奇選手歐文斯(Jesse Owens)推薦了自己做的跑鞋。歐文斯穿上特製釘鞋,最後奪得4面金牌,令達勒斯運動鞋一炮而紅,銷量達到20萬對。 後來二次大戰發生,讓兄弟走向決裂。原因有幾個說法,其中之一是盟軍在1943年轟炸他們的家鄉,魯道夫與家人到一個防空洞避險,阿道夫與妻子則已一早在內。阿道夫當時說 ︰「那些混蛋又來了!」他可能是指盟軍戰機,但魯道夫卻認為弟弟是在抱怨他們一家,兄弟倆從此有了嫌隙。 二戰結束後,兩兄弟都被送到了美國,但待遇截然不同。阿道夫憑著高超造鞋技術和設計,加上曾為金牌運動員歐文斯提供協助,在美國薄有名氣,很快就能夠繼續發展運動鞋生意。但魯道夫早年加入納粹黨,其納粹背景令他被當成戰俘,更被關進拘留營12個月才獲釋。魯道夫曾非常熱衷參與納粹黨事務,他果斷地認為是阿道夫告密出賣,對弟弟感到極度痛恨,兩人因此決裂,從此勢不兩立。 1948年某一天,魯道夫來到公司,向員工宣佈兩兄弟將會分家,以後各走各路,並在原本兩兄弟的鞋廠附近,以自己的小名「Rudi」加以改良,成立了「Ruda」鞋廠。其後改為更雄猛的「Puma」(美洲獅),希望為品牌營造敏捷及優雅形象。而阿道夫則為公司命名「Adidas」,以其小名「Adi」,結合其姓氏「Dassler」。 如今達斯勒兄弟早己不在人世,而他們一手創立的品牌亦已經在1980年代末期易手轉賣,其中adidas集團旗下擁有Reebok、Rockport等品牌,公司資產規模僅次於Nike,而Puma目前則隸屬擁有GUCCI、YSL等名牌的法國開雲集團(Kering)旗下。目前他們以集團化方式經營,繼續互相爭奪市佔。

Latest news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