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5.5 C
Hong Kong
Home小城故事體壇開心果 — 專訪空手道港隊成員李嘉維

體壇開心果 — 專訪空手道港隊成員李嘉維


在香港做運動員是一條辛苦路。默默耕耘多年,靠的全是對運動的執著。
他是體壇開心果,參加「超級巨聲」唱歌rapping;他是亞運會獎牌得主,試過10場比賽輸9場但最後獲勝;
他是空手道港隊成員——李嘉維。
做運動員這條路的箇中辛酸和滿足,他最清楚。
 
關關難關 關關過
運動路注定遍佈障礙,有高低起伏,李嘉維的也不例外。回溯此前,2012年可說是李嘉維運動員生涯的最大挑戰。
「低潮期前一年,即2011年,我拿了亞洲錦標賽銀牌。當時覺得拿了銀牌,很想拿金牌,於是在下一年的比賽前,我很勤力地練習。」
有一種壓力,是體育記者或朋友親人,耳提面命地跟他說:你是可以拿獎牌的。「我會覺得要拿獎牌給大家﹑給公眾看,是那種壓力。」
但到2012年,李嘉維有10場比賽,頭9場都戲劇性地輸了。
「當時我和運動心理學家會談。他問我『為甚麼你當初喜歡空手道』,我就說自己喜歡打人,亦喜歡被人打,很喜歡那種刺激感覺,喜歡這種遊戲。」
談到低峰,李嘉維仍然滿面笑容,他續說:「之後心理學家和我說,『沒錯,就是這種感覺,嘉維你要享受比賽,你才會做得好。』或是別人打過來我擋到,我覺得很享受。最後雖然不是一個重要比賽,但都贏得一面銅牌。」
 
運動員的日常
和所有運動員一樣,空手道運動員的訓練也甚為密集,周而復始的訓練才能鑄造最出色的劍。
「早上訓練,中午食飯;之後有休息時間去睡一睡,半小時或一小時;下午再訓練。」
李嘉維語調認真:「不是一天,是星期一至五或一至六,每一天都是這樣做。有時做物理治療,按摩去放鬆肌肉。還要見營養師教你如何進食,檢查你身體肌肉脂肪比例,以及提供營養補充劑來提升運動表現。」
每個項目都有不同類別的禁藥,部分禁藥可能允許用於田徑賽,於空手道卻違規。李嘉維指出,運動員接護膚品廣告時會非常小心,因護膚品中或含有禁藥成份,也要嚴格控制飲食,避免吸收相關成份,餐單會經營養師﹑治療師,甚至是PR去安排。
體院宿舍設施是否特別豪華?李嘉維形容體院宿舍像「宿營的地方」,和營舍沒什麼分別:「一到12點,除了冷氣照開,燈會熄wifi會斷開。」因此他們的生活非常有規律,運動員可以專心休息。
筆者偷偷問他體院裏會不會亂搞男女關係,他爽快回答:「其實入面非常正當,大家都為做出運動上的成績,PR也不可能讓我們胡來。但當然,我們也是人,偶爾也會消遣一下喝喝酒。但必須在運動後和比賽後,放假時才會去。」
 
分級分人工
我們或許不知,原來運動員也有分精英甲級、精英乙級,和精英丙級。再之下是普通成人隊、普通青年隊,到潛質運動員。
「奧運會、亞運會、世界錦標賽,最主要這三個比賽令你得到甲級人工,大約是三萬多元。乙級大約是一萬尾到兩萬元,普通成人隊就幾千元。是有壓力,就如跑數一樣,但是我們很享受比賽。」
「在運動員角度來說,一開始是高興的,因為有人贊助,或有時我們想要多些贊助,會有少少虛榮感出來。體院(香港體育學院)的角度是只要你專心練習及比賽,品牌自然會來,不用太集中在品牌上。」
他微笑說:「好想要一些品牌,反而就會分心,之後表現就會不太好。現在我就順其自然往運動員方向發展。」
 
運動員也rap
空手道和唱歌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李嘉維除了打空手道,還喜歡唱歌,在2009年參加過「超級巨聲」歌唱比賽。
「沒理由清唱或播歌唱,那太悶了。不如彈結他或鋼琴,自彈自唱,當一個興趣來玩。原來運動員又懂唱歌,好像很特別。做訪問做分享之餘,團體都會邀請我到禮堂表演唱歌。有時唱一些勵志歌,談運動員如何堅持來鼓勵別人。」
 
李嘉維的人生格言
運動員承受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壓力,李嘉維和自己說得最多的話是「定啲嚟(慢慢來)」。
「這句『定啲嚟』聽上去好像不太特別,但其實在不同地方都能應用。有時覺得緊張,下一場賽事一分鐘後到我,我會立即執拾好,然後心想『定啲嚟』,感覺上人會冷靜一點,有沉實的感覺,就有信心很多。」
 
後記:訪問後期問到會否退休,李嘉維馬上說:「我想做到六十歲‥‥‥」
見筆者面露驚訝,他笑着續說:「是講笑的。你不能逃避大自然的定律,人會變老。」
但筆者相信若體能不會退化,或許他真的會打到六十歲。
 
文:易琦

Stay Connected
0FansLike
0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必讀文章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