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Storyteller】生活由自己定義 追夢靠團火「唔係做唔到,只係未做到。」

升讀大學、畢業、每日返工朝9晚6,成為社會大部份人既定人生步伐,但愈來愈多人不甘心走這條眾所周知的路徑。跳出Comfort Zone,不打固定工作,在自主的世界追逐自由和選擇權,畢業於演藝學院的黃雪燁(Bonbon)必定感受很深。為了夢想盡力爭取,她從不介意被叫「Slasher」(斜槓人,亦即身兼多職自由工作者),由踏上舞台台板﹐到後來做唱作歌手,在YouTube建立自己音樂頻道,收入未必很高,但所有選擇都忠於自己,至少活得無悔。內心那團火不斷推動她勇敢追夢,並為自己目標一步步向前邁進。

即興,全因「我鍾意」

於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向來對單一及刻板工作「敬而遠之」的Bonbon選擇做自由工作者(Slasher)。她認為做Slasher最好就是「有得揀」,做自己喜歡的工作,自由度大,有少少似遊牧民族。「呢期我想一心一意玩音樂,我就會專注去唱歌玩音樂。如果接到舞台劇工作,我就會專注表演。」忠於內心,義無反顧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Bonbon形容自己是任性女孩,但這種任性令她更有動力為夢想奮鬥,敢於接受各種挑戰。現時除了主力參演舞台劇外,還會教唱歌、閒時在YouTube上發表翻唱作品等等,每日行程總是密密麻麻,當日訪問完結後還要排戲,四處奔波,她卻是樂在其中。「如果做自己唔鍾意嘅嘢,先至係最痛苦,會『爆炸』架!出到嚟嘅成效唔會好,仲會影響自己嘅心理質素。」

●Bonbon曾被邀請在謝安琪的《山林道》MV中演出,令更多人認識到她。(YouTube截圖)

●Bonbon很珍惜現在可以任性的每一天,享受生活之餘,亦不斷學習。

音樂唔單止自娛,仲可以治癒

Bonbon坦言入演藝第一年,已經知道這條舞台劇之路一點也不易。「日間9-6要上堂,夜晚7-11要『跟show』,負責執頭執尾,返到屋企都一點幾兩點,一星期chur足六日,唯有聽歌嚟放鬆一下,『治癒』疲勞身心。放假要唱吓歌『自娛』,所以我cover嘅歌有啲都幾偏門,最緊要我唱得舒服嘛!」

「我諗我喜歡嘅唔單止係音樂,而係聲音。」對於Bonbon來說,如果要讓她生活在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會是多麼可怕痛苦。「喺我最低落時,各種聲音都可以抒發情緒,就連冷氣機聲都覺得好有趣。」Bonbon笑說寧願盲和啞,也不願意聾。透過YouTube分享自彈自唱影片,利用自己喜歡的歌曲訴說情感,唱出個人經歷故事。「宜家嘅我唔希望成為只係一個Singer,而係Storyteller,做一個用唱歌嚟講故事嘅人。」

香港做藝術就嚟「餓死」

Bonbon曾經一度懷疑過自己所選擇的路是否出錯,但現在她會懂得欣賞自己。「我雖然擁有很多份工作,卻擁有一個很簡單生活。」她直言投身藝術行業的現實很殘酷,皆因每次舞台劇演出都需要花很多時間排練,才正式公演,但收入卻不成正比。「所以都希望爭取提高演出費。」她亦希望政府可以大力支持藝術發展,別扼殺藝術工作者的生存空間及夢想。

Bonbon指投身藝術行業的現實很殘酷,皆因每次舞台劇演出都需要花很多時間排練,才正式公演,但收入卻不成正比。「喺香港做藝術嘅人就嚟餓死,排兩個月舞台劇,我有幾年經驗可能只有18000-20000元,平均一個月一萬都唔夠,Intern或者剛畢業學生只會更低。所以要接啲KOL工作幫補一下,例如化妝品、耳機試用等等。」她強烈希望政府可以加強支持藝術發展,或者和業內朋友一起爭取更高演出費。

●Bonbon表示唱歌和演戲不可分開,雖然主力在舞台劇發展,但其實也可滿足她的「唱歌慾」!(相片由Bonbon提供)

 ●對Bonbon來說,做事做得好,要隨心要「我鍾意」,無人可以迫她。

從Bonbon聲音已經知道她不會安於現狀,她夢想是成為一間可飲咖啡的Boutique老闆,當下只能接更多工作增加收入。而讓她堅持下去動力,來自演藝學院「啤老師」(馮夏賢)一句名言:「唔係做唔到,只係未做到。」這句話表達了「永遠失敗」和「可能成功」兩種境界。她認為很多機會或靈感都來自即興,所以更要堅信自己,憑著這份堅持走下去。每當遇上挫折,不論是在表演工作方面,還是人生的路上,她也絕不會輕言被打敗。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