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HEHE室友】拍同志網劇贏盡口碑 希望大家「做人唔好咁Sterotype」- 專訪《我的HEHE室友》製作團隊「四仔工作室」

近年同志劇集愈嚟愈多,早前日劇《大叔的愛》更紅遍亞洲,而泰國、內地和台灣「BL劇」同樣深受歡迎。後來問hehe朋友有冇香港本土出品嘅同性戀劇集,原來由「四仔工作室」製作嘅網絡處境喜劇《我的HEHE室友》,深受同志們歡迎。雖然冇大卡士演員坐陣,但勝在搞笑貼地,成功吸納「腐女」同埋同性小眾追睇。今次請嚟「四仔工作室」團隊,了解一下到底點樣憑呢套網劇贏盡觀眾口碑。

唔好諗錯隔離,「四仔工作室」同大家諗嘅「四仔」無關,只係由四個男仔組成。「初初成立個陣好興『Running Man』呢類遊戲Show,所以我地開咗個系列叫『四仔有限挑戰』。不過出嚟反應一般,拍咗一排之後覺得係時候要結束。」正當打算「收山」,Pat心血來潮決定挑戰自己,嘗試拍網劇。「反正都係最後一次拍攝,不如盡地一鋪,拍自己一直以來都最鍾意嘅嘢,就係處境喜劇啦。」《我的HEHE室友》故事講述同性戀者鍾夕與「直男」雷達係相識廿幾年嘅絕世「巴打」,長大後成為同居室友,除咗性取向唔同之外,兩人生活習慣都差天共地,結果發生唔少笑話。

‧四仔工作室最初由四位男仔組成,後來加入女成員「格仔」,仲有句口號「四仔有格仔」!

「HEHE」唔一定係「乸型」!

拍劇集當然唔少得題材同劇本,呢部份全由主角之一 – 飾演鍾夕嘅阿Pat負責。雖然近年社會對同性戀嘅觀感已經開放咗好多,但其實咁多年黎都冇完全以同性戀為核心題材嘅香港劇集,而《我的HEHE室友》唔單止開創先河,仲可以拍到咁寫實貼地,完全係因為Pat「做返自己」,以同性戀者第一身創作。「美國有套好成功嘅sitcom劇集叫『Will & Grace』,係一個男同志同女性Best friend一齊住嘅故事。我本身都係一個HEHE,對呢類材好有興趣,當時就諗:『香港可唔可以拍返套呢?』所以就即管試下拍。」

以往主流媒體出品嘅劇集,同性戀角色好多時離唔開講嘢陰聲細氣、造型同手勢好女性化,甚至連角色名都令觀眾定型「同志=乸型」,但《我的HEHE室友》中兩位主角完全巔覆主流既定印象。「直男雷達好婆媽同斤斤計較,鍾意儲印花;但鍾夕就比較麻甩,男性化少少,生活習慣上比較污糟隨性,同傳統想象嘅HEHE有好大分別。」Pat解釋因為以往角色,令好多人對男同性戀者有刻板印象,所以希望透過網劇,撕走同志身上唔應該存在嘅標籤。「香港社會成日好Sterotype HEHE呢樣野,先入為主覺得Gay就一定係女性化、好淫蕩、好鍾意周圍勾引男人,但現實並唔係咁樣。」Pat筆下角色形象一改傳統,創作出一個貼近現實嘅「HEHE」角色,自然令大家鍾意及討好,第一季拍足廿幾集,愈嚟愈受大眾歡迎。

‧四位都希望透過《我的HEHE室友》,唔再定型同志 = 攣呢個刻版印象。

小眾劇集帶來大影響

雖然香港作為國際化城市,但對同性戀議題就異常保守,「四仔工作室」喺拍攝《我的HEHE室友》時都曾經遇上阻滯。「我地有一集要搵課室拍攝,最初有間學校都話OK,但後來知道我地拍攝嘅主題,就因為佢地嘅宗教背景同各種原因,最後都拒絕我地。」雖然團隊感到無奈,但佢地仍然覺得自己做緊嘅事好有意義,更冇諗過一套咁小眾嘅劇集,可以為觀眾帶嚟正能量甚至有行動。「有一集講啊夕好多年冇同屋企人聯絡,新年心血來潮打電話俾屋企人拜年。點知有個住喺外國嘅觀眾喺YouTube留言,話睇完呢集之後就即刻打電話返香港,同佢屋企人拜年傾計。短短一句話就令我地覺得好感動,原來我真係可以影響到人。」

要改變社會風氣同埋意識形態唔容易,最直接就係透過媒體影響,但點先可以吸引到觀眾長期收睇?幾位成員都笑笑口,話拍劇梗係要去到盡。「你會喺節目內出現Kiss、打X機等等,初時大家都會對鏡頭敏感,但呢啲都係真實大家會做嘅嘢,愈寫實愈平常嘅嘢,大家先有同感,慢慢落去大家就習慣。」Pat認為要喺「市場需要」同「忠於自己」之間取得平衡。「如果呢樣嘢唔係自己鍾意,只係為咗取悅觀眾同迎合市場嘅話,個團火好難維持落去;但如果淨係掛住拍自己鍾意嘅野,冇考慮觀眾又未必會成功同有動力。」Pat希望《我的HEHE室友》可以盡一點力,為香港嘅同志發聲,令社會更關注性小眾議題,亦希望同志們可以更加放膽去愛。「只要遇上合適嘅人,其實性別就已經唔係限制。」

 

‧《我的HEHE室友》劇內有唔少大膽鏡頭,但Pat認為唔去盡,觀眾唔會感受到個種真實感。

‧《我的HEHE室友》曾獲提名角逐「2018香港電視大獎 — 網絡劇獎」,最後更成為「金遙控」得主。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