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音樂旅人】出走100日尋回真正自我 「創作最緊要有價值同隨心享受」 – 專訪唱作歌手陳慧敏 Vivian Chan

今時今日做歌手很難,做廣東歌歌手更難,陳慧敏(慧敏哥)還要奔波港澳兩地,雖然辛苦,但她笑言「自己鍾意,值得嘅」。從大型唱片公司轉到獨立歌手身份,在無瓦遮頭的日子,凡事都要自己管理,但可以自由選擇想合作的音樂人,藉住交流急速成長。不過慧敏哥認為這並不足夠,她決定出走100日,用旅行尋找真正自我,雖然途中曾面對錢財和性命危險,但回想起來便覺得是上天提醒她凡事要堅強和勇敢,才可以安然無恙回家,和音樂生涯不謀而合。「我寧願食少啲,都想做啲自己鍾意同嚮往嘅作品,咁先開心架嘛!」

‧ 慧敏哥坦言做音樂成本很高,但只要是喜歡或覺得有價值的,就應該即管嘗試。

唱片成本數以十萬計 「唔係YouTube聽幾次歌就得」

廣東歌市場愈見狹窄不能賺錢,早已不早新聞,但仍有很多人願意繼續出歌,無非都是愛與夢想。慧敏哥從香港大型唱片公司轉到澳門唱片公司,近年更開公司成為獨立歌手,自由度大大增加。「以前會有人幫你安排一切,而家就要自己負責,不過我覺得係好事嘅。不過我覺得以前嘅經驗,對而家一腳踢好有幫助。」慧敏哥坦言現今不可能單純唱歌,一定要發掘更多技能,例如做幕後音響控制;自己剪輯有份拍的廣告片等等,然而做音樂凡事都是錢,資金不足只好放慢製作新歌速度,「增值」自己尋找更多收入來源。「做一隻專輯八隻歌,就算有自己嘅創作,好便宜咁計都可能要40萬,唔係喺YouTube聽好多次就可以Cover到。」

‧ 就算連同自己創作曲詞,一張碟成本都要數以十萬計,對獨立歌手來說絕不容易負擔。

不過慧敏哥依然堅持出歌做碟,不單是想藉歌曲抒發自己或對城市的感受,更是和音樂人交流成長的過程。在年初發佈的新歌《莫名哀傷》,邀得周國賢作曲,小克填詞,她表示是人生收過最艱深的一份歌詞。「小克嘅歌詞蘊含好多哲學思想同個人情感,五個字有五十個意思,但消化完歌詞你就會明白咩叫真正嘅『哀傷』,真係會得著好多同埋趣味所在。」坊間對此曲讚不絕口,她覺得歌曲本身就是有價值的藝術品,但每個人心中對它的價值都不同,亦未必能紅遍天下。不過她認為只要自己喜歡的音樂,希望可以創造價值的事,都值得放手一試。就算最後回報不如預期,但過程中一定會有可歌可泣的故事值得回味和學習。

‧ 周國賢和小克合力炮製的《莫名哀傷》,慧敏哥坦言是入行以來最難閱讀的歌詞。

旅活100日 與死神擦身而過

上年適逢自立門戶開公司,甚麼都要自己做的時候,慧敏哥才發現不夠熟悉自己,於是決定出走一百日,尋求外界衝擊和自我對話,順道一圓少時夢想。好多人都覺得長時間旅活很美好,但事實卻非如此般美好,她從少到大對埃及很有憧憬,可說是「Dream City」,但去到時才感覺不如預期所想。「埃及嘅生活節奏好急速,無車停俾你過馬路,次次都好怕魂斷此地,再加上太多事發生,離開時真係有啲失落。」除了埃及,她又試過在巴基斯坦遇到騙子,但她堅持不付錢,更大膽和騙子說一不就放我走,一不就死在這裡,最終真是被她的氣場震攝,再加上Hostel職員協助成功逃離。事後她也笑言當時不知哪兒來的膽量,但她更加深切體會到,女子獨遊一定要給人一個強悍的形象,以及不好就範付錢,否則受害者只會更多。

‧ 旅活一百日令慧敏哥學懂要堅持不就範,以及要給人一個強悍的形象。(陳慧敏FB專頁圖片)

‧ 縱然旅途上有不快,但慧敏哥依然覺得得著很多,甚至很想再一次旅活。「可能下次就由埃及開始!」(陳慧敏FB專頁圖片)

話雖如此,旅行總有美麗與哀愁,慧敏哥走到巴基斯坦北部城市Passu,她形容當地大自然景色比新西蘭更壯麗;另外伊朗人都很友善和親切,而且真的說到做到。「喺伊朗遇到動亂,無上網無飛機成個星期,大家喺Hostel反璞歸真咁傾計、唱歌、煮飯、捉棋,反而成為旅程最開心嘅回憶之一。」有想去的地方,就會有想回來的地方,慧敏哥返來澳門後,當下就覺得物價水平差太遠,治療腳傷都要幾百元,但幾百元已經可以在巴基斯坦生活一個月,但經歷過洗澡、三餐甚至生命都未必穩定的時候,反而會更加珍惜生活在大都市以及擁有一切。

疫情之下工作大減,慧敏哥覺得有讓自己寫歌、反思人生的機會,最希望可以繼續出歌和舉辦音樂會。另外她亦在澳門參與舞台劇及電影,若疫情放緩的話,預計年底就會上演。正如前文提到歌手已經不可以單靠唱歌維持生計,但勇於跳出舒適圈圓自己心底的夢,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隨時會收到不錯效果,不單是慧敏哥,所有人也是。

‧ 慧敏哥認為做任何事都不用計算得太清楚,隨心同覺得值得就已足夠。

Facebook

Instagram

Please enter an Access Token on the Instagram Feed plugin Setting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