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苦情歌不再?】逆市全年推四首個人風格強烈單曲 堅持「做個有性格的歌手」 – 專訪洪嘉豪 Hung Kaho

廣東歌壇之所以被喻為情歌泛濫,主要都因情歌受聽眾歡迎,名氣和商業上往往較易取得成功。不過近年唱作、文青風格甚至「宇宙系」歌曲嶄露頭角,使歌手性格也變得立體和別樹一格。洪嘉豪兩年前就在此環境下踏進樂壇,新人「光環」消褪後並無原地踏步,反而疫情下更逆市推出多首單曲,曲風和主題多變。很多人不喜歡2020年,不能舉辦音樂會作實體商業演出,對歌手很大損失,但他回首全年,依然認為得著和收穫遠比失落多,至少拉近了和歌迷的距離。「我造歌造得開心;聽眾、媒體又支持,已經心滿意足啦!」

‧ 洪嘉豪認為疫情對音樂市場不會有太大影響,做好歌手本份之餘反而多了一種治療聽眾用途。

社交平台宣傳效力極大

2020年的洪嘉豪絕對可以用「勤力」形容,全年推出四首單曲,由主流情歌到電子快歌都有,和初出道的形象截然不同。受制於疫情限制,只好在網絡上宣傳新歌,反而拉近和聽眾之間的距離。「今年我先識用Telegram,原來有Fans幫我開咗個Group,我入去之後又會聽下佢地對新歌嘅意見、討論生活遇到各種困難,有時又搞下笑俾歡樂大家等等。」他認為主動回應樂迷意見,要讓Fans知道留言是有用,對維持人氣很重要。另外今年多在Facebook、YouTube Live等網上表演,有時做其他歌手嘉賓;自己有新歌又會邀請藝人一起Jam歌,互相Share、Comment的效果可以幾何級數增加。他相信就算疫情之後,這種生態依然會繼續發展,對歌手宣傳也未嘗不是壞事。

‧ 和不同藝人、歌手合作,再在社交平台互相分享,對雙方名氣都非常有幫助。

電子快歌無人聽?「唔好睇少!」

洪嘉豪初出道時,以一首《掉進海的眼淚》吸引不少歌迷注意,YouTube至今已過200萬Views之外,亦令他獲得新人金獎。不過新人光環消褪後,歌手希望建立個人風格之餘,又要在人氣及商業上保持平衡,似乎都是新生代歌手要面對的難關。曾經也質疑自己能力的洪嘉豪坦言,如新歌《窮小子》等情歌依然受歡迎,但主題已經由傷春悲秋轉到自愛。「我相信多咗娛樂方式,失戀都唔再係世界末日,情歌需求自然減少,而且外國愈嚟愈多歌曲係講愛自己同追夢,似乎更容易俾大家釋懷。」

‧ 要令聽眾喜歡、有成績,必先要有自己喜歡,再做好歌曲質素的心態。

然而情歌之外,歌手總希望突破傳統框架,例如年初在瑞典製作的《我說不可以》打破廣東歌格局,用北歐電子曲風建立全新形象,更獲得第一首電台冠軍歌。來到年底,洪嘉豪依然覺得當初使命大於成績,畢竟觀眾和媒體接受程度高了,但本地無太多人製作,他將北歐招牌曲風帶回香港,希望給本地聽眾新鮮感。他由同公司的衛蘭身上領略到,與其計算每首歌成敗得失,倒不如選自己喜歡的旋律,盡力錄好每一首歌,「有麝自然香」,就如《我說不可以》一樣,好歌必定有好報。

‧ 瑞典著名的電子曲風一時三刻未必成為主流,但至少為本地樂迷多了一種新鮮感,已經是一件好事。

明年「創作人」身份更重

經過不一樣的2020年,洪嘉豪認為得到的遠比失去的多,還笑說現在了解80%自己。踏入2021年,他希望將洪嘉豪內心、陰暗一面展現出來。「單曲年代派得台嘅都要夠『中』,但自己寫咗好多好靜嘅歌,又未必有機會揀到入碟,所以想做一個曲詞編監自己做哂嘅Project,成本控制得好啲所以公司都支持嘅,哈哈。」出道僅三年,但已經對自己音樂道路和計劃很清晰,亦能平衡音樂和商業,的確不負他「做個有性格的歌手」座右銘,但願之後也能在洪嘉豪的流行曲中,尋找獨特性格元素。

‧ 2021年洪嘉豪三大目標,似乎也很值得樂迷期待的喔!

Facebook

Instagram

Please enter an Access Token on the Instagram Feed plugin Setting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