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登峰造極】香港首名女子兩登珠峰 鼓勵港人不變原則追夢 – 專訪曾燕紅Ada Tsang

攀登8848米的世界第一高峰 – 珠穆朗瑪峰,對很多人來說是遙不可及的高度,也是與生命來一次搏鬥。不過對中學教師曾燕紅(Ada)來說,愈困難的山峰愈具挑戰性。而且登一次不夠,兩年後再登頂一次,很可能香港再無比她更堅持和敢接受挑戰的女士。不過她坦言成功背後,過程曾面對多次失敗和困難,然而未曾走過低谷,又怎知道身處高山的感覺呢?

●曾燕紅曾兩次成功攀登珠峰,成香港首名女子完成創舉。

●Ada與另外兩位中國女子登山隊成員於今年5月22日成功登頂。

雖然Ada再次成功登上珠峰,不過這次挑戰比過去十年多次闖關登山更大,事關這次她負責帶領中國女子登山隊挑戰世界高峰,如果成功,便創造了中國女子隊歷史。「一個人登珠峰頂,因為有多次經驗,以及無數訓練,對於我嚟講唔再係困難。帶領中國女子登山隊任務就好唔同,由組織、磨合,到集合成軍到抵達登山營地,準備攻山登頂期間,無時無刻都係挑戰同壓力,我既係登山者,亦都係團隊總負責人,要照顧同行兩位朋友。」比起獨闖成功,這次三人登頂對Ada來說意義更大。

 

●登一次珠峰,由出發到回港,整個旅程歷時約兩個月。

攀登珠穆朗瑪峰極具危險性,以往亦有不少人命喪高山,故需要經驗豐富的雪巴人嚮導帶領。他們具備專業登山技能、熟識路況及天氣環境變化外,還須觀察團隊成員狀態,以備處理突發狀況,確保團員安全。和Ada 並肩作戰的是著名嚮導普魯巴.丹增.夏爾巴 (Phurba Tenjing Sherpa),他是最年輕登頂珠峰次數最多紀錄保持者,2007年至今累計共完成14次登頂珠峰,亦是尼泊爾國青年榮譽獎唯一夏爾巴獲得者。兩人合作無間,亦是相識多年的好友。「我唔會當佢只係普通嚮導,佢係隊友之一,更係我嘅定心丸。」不過今次旅程卻發生讓Ada非常難忘的事。「Phurba 上到山頂冇影相,只係叫我跟住另一個嚮導落山,之後我又唔見佢尾隨我落返去大本營,我覺得好奇怪。後來佢同我講,當時佢雪盲,睇唔到任何嘢。」雪盲症源於眼睛視網膜受到強光刺激,引起暫時性失明。雪地對日光反射率極高,可達到近95%,直視雪地正如同直視陽光,這種症狀常在登山、雪地和極地探險者常發生,嚴重更會危害性命。「佢隻眼比雪打傷,整損咗眼角膜。當時我好擔心,其實Phurba都只係普通血肉之軀,一樣會受傷,甚至會死。所以唔可以全部事靠晒嚮導,亦唔會諗佢會點樣照顧我,而係我地大家都要互相照顧。」

●Ada與嚮導普魯巴.丹增.夏爾巴 (Phurba Tenjing Sherpa)合作無間,亦是相識多年的好友。

於2014年首次闖珠峰遭遇雪崩,原本大本營距峰頂約千米處,突然受到雪崩、亂石和沙泥襲擊,Ada身受重傷及全身多處骨折。翌年後來再試攻頂卻發生尼泊爾大地震而無法完成。盡管兩次都不成功,但失敗並未消磨她對夢想的執著,Ada用兩年時間去重新訓練,終於在2017年再次出發,完成個人登頂珠峰目標,也成為首名香港女性成功登頂。以自己雙腳登上珠峰,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項壯舉,今年再度登上世界之巔,可是Ada的反應卻是泰然自若。「其實登頂一刻,我嘅內心好平靜,冇帶任何情緒,因為落山都需要集中精神,先可以安全完成。」

多年前,Ada在學校叫人追夢,同學反叫她登珠峰,怎料數年間真的履行學生承諾,更成功帶領女子登山隊再登世界高峰。不過Ada對此並無自滿,她表示:「成功第二日就要拋開過去,向前尋找目標先係正道,我唔會永遠將自己留喺珠穆朗瑪峰上。」Ada亦以自身經歷勉勵大家:「如果有一樣好想去做嘅事,即使達到目標前會遇到好多困難,但只要唔影響原則和初衷,點都要堅持完成。」

訪問場地提供:茂宸晉康醫療集團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