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熱話

【濫用大數據?】公安查手機支付掃黃 大數據時代私隱何價

善用大數據科技即等同抓住商機。隨着線上個人登記﹑付款程序愈來愈普及,個人私隱和資料在機構和企業面前變得透明,往往留下數碼腳印。當數據庫愈做愈大,資料收集得愈來愈多,個人身份便會無所遁形。

大數據時代的步伐不會減慢,但我們要問的是,如何有效地保障個人資料私隱?

內地手機支付的先進全球有目共睹,連嫖妓都可以掃碼來結帳。但有內地媒體報道,江蘇省宜興市警方近日一共傳召1200人調查,原因是他們在涉黃洗浴中心透過付款二維碼轉帳超過600元人民幣(約712港元),涉嫌有嫖娼行為。

網路截圖顯示,宜興市公安局環科園派出所警察發手機簡訊給上述「嫌犯」,收到簡訊者被以「涉嫌嫖娼」傳喚,要求收到後聯繫派出所,否則將視為拒絕接受傳喚。

多家內媒引述宜興公安局人士證實確有此事,並稱傳喚這些人到派出所是接受調查﹑說明情況,至於是不是真的(嫖娼),警方會根據證據來認定。

後來公安又通報推翻此前說法,指其實是當地公安根據群眾舉報,在城區某足浴店搗毀一涉嫌組織賣淫犯罪組織,而網傳「抓獲1200餘名違法人員﹑掃碼超600元遭傳喚」等內容屬於不實資訊。

 

是真是假我們無從辨別,但從此事聯想到的是政府是否有道德及公平地處理個人數據。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犯罪的前提下,公安檢查市民的付款記錄是否濫用大數據?

智慧城市聽得多,好處是可以成為政府解決民生﹑社會問題的工具,為市民帶來更好生活。但另一面卻是個人資料被暗中收集﹑追蹤及監察的憂慮,市民以自由換來便利。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指出,全球各地的城市也在收集數據,但歸根究柢是透明度要高,「作為一個盡責的政府或公營機構,蒐集資料時應有責任向公眾解釋如何處理及使用哪些資料。」他解釋,當政府在推動建立智慧城市時,不應單純着眼實施智慧城市藍圖中的一些細節,更要符合大眾期望,解釋收集資料的用途,令大眾釋疑。

香港政府運用大數據的程度我們不得全貌﹑一知半解,只好寄望它自己公允有良心,盡可能收集最少的數據去提供服務,真正謀求及保障香港人的福祉。

 

資料來源:hkethk01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