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文化傳承】原來路牌都有錯字?揭開路牌和香港發展神秘面紗 – 專訪道路研究社社長邱益彰Gary Yau

理論上,路牌就係俾司機睇,但有冇諗過簡單一塊路牌,隨時蘊藏重要嘅香港發展史?舊式道路及路牌設計愈見稀有,彷彿同城市發展競賽一樣,最短時間搵到同埋紀錄。「道路研究社」社長邱益彰Gary Yau幾年前肩負重任,唔單止收集路牌特有嘅「監獄體」,更研究將呢啲文字「復活」,喺網絡分享俾大家。任務看似艱鉅,但佢好樂在其中,究竟路牌有咩吸引之處?

不完美,反而有人情味

包括編者在內,很多人都唔知路牌都有分新舊。新路牌字體工整,望落順眼;相反舊路牌睇上去粗糙,字體唔平衡甚至好似寫錯字,Gary指所謂嘅「錯字」只係異體字。「以前路牌都係囚犯手劃上去,例如葵涌嘅『涌』字;清水灣嘅『清』字,同埋舊式商場會用『商塲』,其實冇寫錯,只係舊式寫法。」有人會問,監獄體不過係中文字,有咩值得保留嘅地方。他認為人手製路牌充滿懷舊氛圍之外,字裡行間更有一份人情味,正正係今日嘅香港所欠缺。」

‧細心留意葵涌嘅「涌」字,監獄體路牌會使用「コ」而非「マ」。

1997年西隧通車,政府全面改用電腦印刷路牌後,今日只剩返約六百塊「監獄體」路牌。大家可能覺得九龍舊區捕獲機會較大?咁就錯啦,新市鎮先係真正「監獄體集中營」。Gary指市區重建不時要換路牌,相反殖民地政府發展荃灣、屯門、沙田等衛星城市時,道路網絡早已規劃好,路牌自然可以「五十年不變」。唔單止咁,佢亦指香港嘅道路設計,至今仍然屬於世界頂級。「唔同台灣、日本,政府好聰明利用兩段式過路同調較燈號順序,令道路唔會出現人車爭路,即係行人過馬路果陣,汽車會喺白線前等待。」

‧一年多前因颱風吹爛界限街其中一塊路牌,背後嘅初代路牌唔小心「走光」,原來當年中文係右去左邊呢!

‧Gary指監獄體路牌之外,坊間仲有唔少有趣路牌字體,隨時有一塊喺身邊。

好嘢就會有保留價值

鍾意一樣嘢,真係在所不辭。Gary坦言保育「監獄體」一啲都唔易,影相之餘仲要返去數碼化。「用喺路牌嘅大約只有幾百字,但常用字有7000-13000個,我地唯有喺電腦後製『造字』,亦係最花時間嘅工序。冇辦法,盡做啦!」小編同好多網民一樣,希望有機會可以喺電腦用到監獄體。雖然佢話要再等下,但可能係呢幾年懷舊同本土文化興起,反應意外地好。「呢啲嘢政府唔會主動提起,但大家可以用生活化角度,感受細微而且在地嘅香港城市發展,對傳承文化有好大幫助。」

提到喺網上分享字體,Gary幾年前喺Facebook同Instagram開設「道路研究社」專頁,幾年間搵到唔少志同道合,反應唔錯。佢覺得要引起觀眾興趣,文章數量係其次,識得「抽水」之餘仲要保持質素先係最緊要。「例如一年幾之前,因為打風吹爛咗界限街一塊路牌,暴露咗幾十年前初代路牌出嚟。喺專頁分享之後,唔少人發現路牌文化同生活息息相關,而且消失速度好快,漸漸就會自己發掘落去。」監獄體路牌終有一日會消失,但Gary認為吸引到大家一齊研究同紀錄,就係專頁希望做到嘅嘢。

‧Gary指坊間紀錄路牌文獻和書藉不多,資料也很零碎,故特意出書講香港道路及路牌大小事。

‧Gary希望將監獄體「重生」,就算將來在路牌上消失,大家仍可以在電腦使用。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