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敬業樂業】人手繪製彩瓷扎根香港90載 大班港督夫人都係熟客 – 專訪粵東磁廠負責人曹志雄先生

藝術本應無時間限制,但在香港這片寸金尺土,似乎有點天方夜譚。就算傳統手工藝日漸式微,但超過90年歷史的粤東磁廠,仍然默默藏身於九龍灣工業區,還未被時代洪流所吞噬。作為香港第一間,也是最後一間手繪磁器廠,粵東磁廠第3代傳人曹志雄與老師傅多年來以廣彩為基礎,堅持用人手在瓷器上繪畫複雜而美輪美奐花紋,日復日展現工匠精神,令產品具有傳統精粹,亦不失時代韻味,更帶有實際用途。「有麝自然香」,固然至今客人依然不比當年少。

徒手畫圖盡顯功架

粵東磁廠早於1928年開業,至今為香港本土碩果僅存手繪瓷器廠。廣彩全名為「廣州彩瓷」,屬釉上彩一種,先在白瓷上繪畫彩色圖案,再入窑長時間燒製「鎖色」,確保餐具耐用。講到廣彩最重要部份,必定是構圖,不只是最少人精通一環,也是最值錢部份。「以前師傅人工好高而且好吃香,皆因佢地畫功了得,成個圖案設計都係佢地徒手憑空就咁畫出嚟。」大師傅落筆精準俐落,能夠輕易勾畫出精巧圖案,曹志雄慨嘆現今世代已經很難再找到這類人材。

●廣彩瓷器繪工精細,色彩豐富。因上色時亦會加入真金,所以又叫「織金彩瓷」。

廣彩主要出口給外國客人,所以圖案取材不但廣泛,包括山水、花鳥、傳統中式風格人物等等,寓意吉祥,融合濃厚文化韻味,亦有客人專門訂製餐具時,會揉合中西甚至日本特色,簡約、華麗、複雜等全無問題。「傳統廣彩一路做落嚟有好多圖案款式,例如『百字花心』、『綠地白菜』、『錦邊鬥雞』同『龍鳳斗方』等等。而家我地將二十幾款通行圖案集結成目錄,方便客人揀花,當中織金人物同鬥雞特別受歡迎。」

●「錦邊鬥雞」:活潑生動的鬥雞、寓意豐收的白菜和花團形成豐富畫面。

六、七十年代為磁廠興盛時期,當時廣彩師傅眾多,而且各有自己擅長圖案。「以前每個師傅有各自擅長嘅專利圖案,有啲畫雞叻,有啲專畫人,都係為咗保障收入。」不過人手繪製過程需時長,曹志雄笑說師傅如藝術家,無心情畫或突然請假,起貨時間可能長達以月計。後來為提高生產效率,在60年代後期,粵東磁廠引進蓋印章方法,師傅在紙上畫圖,然後做成橡膠印章,再把圖以蓋印方式壓到瓷器上,最後由學徒或女工人手上色。

●粵東改用印章把構圖複製到瓷器上,再由學徒上色。保持手繪瓷風格之餘,也令生產過程更順暢,提高生產效率。

● 客人特別喜歡在粵東磁廠內尋寶,隨時找到戰前產品!

港督親自上門Shopping

不論最初在廣州,抑或在香港發揚,製成品很多時會直接出口至百貨公司或高級餐館,惟中國在80年代初改革開放後競爭加劇,曹志雄決心轉攻高端市場:政要、世家大族、各大海內外的酒店都是粵東客戶,較為人熟悉就是前港督之妻麥理浩夫人曾將百多年前已停產的歐洲古董瓷碟交予粵東磁廠,要求按圖案仿製新餐具。「當時好多廠搬晒上大陸。我哋就堅持留守香港,接餐廳或者酒店餐具訂單生意,連彭定康係97年離任個時都同我地買餐具。」

●港督麥里浩夫人委托瓷廠仿繪前英國Hogarth圖案,因此又名「督花」。

或許香港人不常留意這種獨特工藝,反而外國遊客不時到瓷廠尋寶,近年日本人特別欣賞這類手繪瓷器。不過近年多了保育和推廣本土藝術文化,曹志雄多次借出不同年代珍品在公眾地方作展覽,最近它們再次和誠品書店合作,在尖沙咀分店內舉辦展覽及設立Pop up Store,令到手繪瓷器日漸被遺忘之際,重新得到大眾關注。「自從香港人知道廣彩文化之後,宜家唔少市民都會嚟訂少少送禮俾人,或者留個紀念。所以我哋對象好多樣化,豐儉由人。」

手藝瀕臨失傳 無奈未有新一代接棒 

隨着師傅陸續退休,昔日曾經擁有三百名員工,如今只剩下4位師傅仍然坐陣工場,而且全部都已經效力超過數十載,這種忠誠是新一代無法想像。曹志雄讚揚老師傅們刻苦耐勞,夠毅力夠耐性。「啲師傅個個都尊師重道,正如我成日強調佢地本着工匠精神工作,又敬業樂業。」看著這門工藝似乎後繼無人,曹志雄表示對新人接棒不敢抱太大期望,皆因新一代來學習只是當興趣。「好多年青人嚟到學,係當興趣而唔係一種職業。另一方面現代人太少拎毛筆,叫佢地寫字都好難。」更現實的問題因行業逐漸式微,變相工作收入不多,慨嘆未能吸引新人入行。「舊時學成一門手藝可以用嚟搵食,但現時磁廠俾唔到高人工去請學徒,就算看更人工都高過我地。」曹志雄明白保育及承傳廣彩手藝有難度,笑言新一代當作興趣已經算是安慰,但自己仍期望可以守護這種本地傳統工藝直至最後。

●廣彩構圖嚴謹,如今能畫出一手好彩瓷的畫師所剩無幾。

 

Facebook

Instagram

Please enter an Access Token on the Instagram Feed plugin Setting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