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勝之道

【工業非夕陽】傳統壓鑄揉合人工智能 肩負家族傳承任務 – 專訪安興金屬壓鑄有限公司Corporate Development Director Eric Fung

今日在香港及大灣區周邊,不少人就算有資金,寧願進軍金融財經,都不願開工廠。看似夕陽行業的世界裡,安興金属壓鑄有限公司Corporate Development Director Eric Fung卻一反常態,對重工業仍抱有信心:「其實睇你用咩態度經營,唔可以再用以前一套去做,識得運用科技同技術,好快就會賺到錢。」

AI成本高 但一年就賺回投資額

Eric大學學科並非和工業有直接關係,他2011年回流並聯同細佬接手家族生意,初時經營壓鑄工業。「好多人唔知壓鑄係咩,父親喺日本學呢門技術,將金屬施加高壓,成為各款合金部件。」現時汽車、座椅、引擎、相機經常使用;廣泛運用CNC技術亦是他們特色,利用電腦繪圖製造精密而複雜層次的模具,以往人手較難處理。直至今日,壓鑄仍有很高需求,但隨著壓鑄機成本愈來愈低,競爭對手亦愈來愈多,但質素亦變得參差。Eric表示公司訂價比一般高,但公司有多年歷史,而且口碑良好,加上「一條龍顧問」服務,所以近年多接外國知名公司如SONYCanon Lenovo、飛利浦等等為主,每張訂單從計劃到出貨,可能長達以年計算。

就算有需求,但若工廠不升級或引入新科技,最終都不會有好結果。Eric亦深明此道理,他在一年多前引入AI(人工智能)技術,例如增加機械手臂及裝配工序無人化,產量最少增加20%。「雖然內地人工每年增加最少10%AI開發成本也不低,但一旦開始生產,原本兩個人每小時生產20件貨,但有AI就連人都唔駛,一個鐘生產80件,一兩年就賺回投資額,其實很值得長線投資。」他坦言公司內部都曾為引入人工智能而出現分歧,但當大家看到成果,就覺得一切花費都值得。

‧Eric表示AI投資成本不低,但產量則以倍數增加,長遠來說仍然值得推行。

「做廠?仲有得撈!」

安興在1992年北移東莞,但近年東莞不少工廠都因欠缺勞動力和地租貴,再度遷移至內陸城市甚至其他國家。Eric曾經到東南亞視察,他認為當地人力充足,但運輸配套欠佳,金錢事少,追不上訂單時間事大,所以暫時未有計劃搬廠。在大眾認為工業步入夕陽的年代,他卻依然抱有信心,更以買樓作比喻:「點解啲人覺得買樓好過買股票?因為夠實在,真係有野拎上手。做廠都一樣,有一件實實在在的成品,為自己和家庭都有保障。」除了本業及研發AI外,安興近年多向發展,旗下推出金飯碗套裝、水煙配件品牌SmokieBear及手飾奢侈品品牌GINYU,在Marketing至關重要的年代,除了分散投資外,亦可建立品牌形象及吸納新客源。

‧Eric對工業前景仍有信心,關鍵在於經營心態和是否接受新科技。

除了壓鑄技術外,Eric近年亦拓展經營首飾及金飯碗套裝產品,吸引新客源。

依隨家族理念 腳踏實地循序漸進

對於家族經營,Eric感到很幸運,因為一家人都肯落手做,就算有意見不合,但出發點都是解決問題,最重要大家坦白,下班回到家後仍能保持和睦關係。不過他經營理念和父親一樣,堅持不借貸和腳踏實地,寧願放緩發展進度。他亦寄語年青人想創業的話,千萬不要抱三分鐘熱度,若果真的失敗也不用灰心,當中必然有值得學習的地方,當再搞生意時必定得心應手。

安興金属壓鑄有限公司

http://www.onhingmetal.co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