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實現造酒夢】妙用白蘭花精華 釀製香港人專屬美酒 – 專訪白蘭樹下創辦人張寅傑 Kit Cheung

了解一個地方嘅風土人情,睇下當地嘅酒係一個好方法。不過香港地域同政策所限,一直都冇咩本地代表作,直到張寅傑(Kit)和張穎雋(Joseph)埋首新界八鄉一所青磚屋實驗室不斷鑽研,最終釀製出「白蘭樹下」(Perfume Trees Gin)。呢款代表香港嘅Gin酒,用盡本地植物製作,蘊含香港獨特文化,自然深受大家歡迎,難怪連Kit都好自豪話:「終於造出一款屬於香港人嘅酒啦!」

釀酒熱情結合農家智慧

「白蘭樹下」係第一支由土生土長香港人所製作嘅Gin酒,融合白蘭花淡香和草本植物清新。「好似一個感覺清爽,喜歡慢活嘅女孩子咁。」Kit係一名調酒師,有次喺調酒課結識當時任職護士嘅Joseph,兩人一見如故成為酒友,成日一齊飲靚酒,Kit笑言飲大兩杯之後萌生釀酒念頭。「酒可以話係唔同地方對自己身份認同嘅重要元素,我地身為香港人,不如整返隻有香港特色、有地區性嘅酒啦。」Kit和Joseph絕對唔係下爬輕輕,他們買哂材料同設備,喺錦田八鄉租咗間80年歷史嘅青磚屋,再翻新成工作室著手研究。「呢度夠靜,車都入唔到嚟,而且造酒同植物好大關係,好接近農作物,可以見識到各種農村智慧,例如老人家識得將剩餘農作物釀酒,但份量幾多呢?佢地又答唔到你。」Kit笑言造酒唔止要落手做,仲要觀察其他人點做,將啱用嘅嘢套用喺自己身上,咁就容易成功啦。

來自眾人回憶的白蘭花

好多人講過,成功係來自無數次失敗。Kit和Joseph應該好明白箇中道理,佢地試過將唔同種類的花入釀,包括雞蛋花、洛神花等等,但一係效果未令人滿意,一係Marketing唔啱。「雞蛋花其實唔係唔好飲,但飲落去令人諗起峇里島,冇香港Feel喎。」最終決定採用清新優雅,而且為人熟悉嘅白蘭花作基調。「外國人眼中代表香港嘅可能係洋紫荊,但公公婆婆晨早拎住白蘭花叫賣嘅情景,先係每個香港人最地道嘅集體回憶,見證香港精神同傳統價值。」有留意樽身的話,仲可以睇到其他配料,例如當歸、陳皮、龍井、檀香等傳統草本植物,令「白蘭樹下」每一滴都充滿香港獨有氣息。

雖然白蘭花香氣怡人,但要釀製成酒絕對係一項挑戰,皆因白蘭花保存時間極短,所以時間掌握非常重要。「我地同農夫喺白蘭花開花前採摘,然後即刻將花蒸熟,先拎到白蘭花提萃液拎去蒸餾。」一年多造酒過程中,兩人經歷無數次試驗,Kit笑指唔成功反而仲開心。「唔同成份、比例、配搭順序都會影響味道,令到成個研發過程變得好好玩。我唔鍾意浪費,就算整出嚟唔成功都會照飲。」

● Kit認為要親身認識農作物,選擇最好材料造酒。

無奈遠赴荷蘭蒸餾

Kit與Joseph要將所有原材料由香港送到荷蘭蒸餾,但佢地認為係值得。「要喺外國蒸餾嘅話,最好選擇一定係Gin酒發源地 – 荷蘭,因為當地有好多豐富經驗嘅釀酒師。」「白蘭樹下」樽身於法國製造,樽蓋產自葡萄牙,單單將樽身和樽蓋運到荷蘭入酒再組裝,又增加唔少運費。問到點解唔喺香港建造有蒸餾裝置嘅酒廠,佢就坦言面臨不少阻礙。「香港土地有限,蒸餾廠佔地多,而且租金成本好高。」申請蒸餾廠牌照牽涉多個政府部門,包括食環署酒牌、環保署排污牌、消防處危險品牌等等,手續繁複。「如果可以係香港設廠,釀造香港人嘅酒梗係最好啦,但香港政府好得意,要先租場先傾點做,傾唔成就要浪費哂啲錢同時間。」Kit坦言政府對製造業支援力度不足,令他們無法在香港設立蒸餾酒廠。「希望幾年後可以喺香港開到蒸餾廠,造出一支百分百來自香港嘅Gin。」

● 樽身由香港書法品牌「賣字」繪畫,樹上還寫滿各種原材料。

讓香港味道永久保存

釀造過程經歷重重難關,「白蘭樹下」終於在2018年12月推出市面,大受香港人歡迎,唔少酒吧都有引入。Kit和Joseph更希望將白蘭花香擴散至世界各地,現時「白蘭樹下」已在台灣發售,英國和日本巿場則正在洽談。「我地下年四月會去英國參展,希望等多啲人認識呢支香港Gin酒。」除擴闊銷售渠道,Kit很高興「白蘭樹下」令更多香港人願意了解「酒」嘅內涵。「我見到飲酒文化慢慢改變緊,以前啲人飲酒係因為生活太辛苦,宜家飲酒就係為享受生活。所以佢地會嘗試認識好酒,想知道自己飲緊乜嘢。」Kit希望這位「清新慢活的女孩子」,能夠在香港人心中佔一席位。

● Kit坦言白蘭樹下不便宜,但要將原料由香港拿到荷蘭蒸餾,「一分錢一分貨」自然仍受追捧。

● 香港人飲酒不再花天酒地般表面,現代人願意了解「酒」嘅內涵,其實都是一件好事。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