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十年苦功】專業在於臨危不亂和應對 「做Dancer真係好似搵命博但又好刺激」 – 專訪舞蹈員、編舞師陳丹儀 Danie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說話人人皆知,但又有幾多人真的感受到背後辛酸?就算在舞蹈事業很有資歷的陳丹儀(Danie),也曾經歷過被父母反對、壓力過大甚至受傷無法工作等等遭遇。然而讓人急速成長的時間,往往就是從低潮爬出來一刻,Danie說若無以前走過的路,就不會有踏上紅館舞台,站在郭富城、G.E.M. 鄧紫棋身旁伴舞,甚至為鄭秀文排舞等等寶貴經驗。很多人覺得跳舞只是興趣、課餘活動,而且發展空間不多,但事實又是否如此?今次小編就和Danie談談本地舞蹈界發展,以及分享「搵命博」的演出經驗,分享何為Dancer「專業」價值所在。

‧Danie在舞台及教學上有超過十年經驗,亦曾和不同巨星和導演合作,對現時編舞工作十分有幫助。

演唱會之所以精彩,除關乎藝人功架,更是有舞蹈員伴舞襯托,才能帶來最佳舞台效果。在香港,演唱會的Dancer招募大部分都是由排舞師負責,或是經過Casting,雖然後者對舞者來講絕對是個考驗。「Casting需要考驗Dancer臨場發揮,就算即時要跳某種舞都能駕馭自在,不過亦因為這樣,令適應和抗壓能力會較好。」專業舞蹈員在舞台上,就算是一個舞步、一個表情都要力求完美。不過舞台機關多,讓他們表演不時要應付突發情況。Danie提到最驚險的一次要數到幾年前郭富城演唱會,她本來要由升降台跳到舞台,但由於機器故障,升降台卡在半空中,她思考了很久究竟應否跳出去。「因為個場太黑,如果跳出去做咗『空中飛人』點算啊?但諗咗幾秒決定死就死,好彩只係離舞台一米左右大步攬過。」全個團隊就算因機器故障只剩下半面台,但仍然臨危不亂完成演出,難怪Danie也說當時完成後,一眾Dancer在後台感動得大喊出來。這次經驗正正顯示出專業和價值不單在於平日演出如何出色,而是在危急或意外時能否及時找到應對方法,不論跳舞抑或任何行業也適用。

不少Dancer都是以Freelance形式接工作,是一個「手停口停」行業,收入不穩定自然有生活壓力,但Dancer是否只有在舞台上表演?其實並不全然,Danie認為跳舞有很多不同形式。「年輕有活力的自然會想做Dancer,追求舞台嘅刺激感;經驗多點就會負責幕後工作如編舞、排舞,亦可以開學校教跳舞等等。」正因為範疇多不勝數,使近年入行方法愈來愈多,近年常見的會到Studio參加Training Programme,坊間亦有各類比賽,若被導師或評判賞識,機會自然接踵而來。她認為關鍵不單是技巧有多好,而是對跳舞有熱誠,並且能夠駕馭不同舞種。「由以前參加比賽,期間不斷進修,到宜家帶隊有自己嘅crew,我成日接觸唔同人同環境,所以跳咗十幾年仍然對呢行充滿Passion。不過都有人唔願意接受新事物,或者唔想付出努力去鑽研其他舞種,結果一兩年就轉行,所以好睇你嘅堅持和視野。」

‧經過郭富城演唱會的經驗,出色的舞蹈員要精通不同舞種,而且能臨場應付各樣突發問題。

‧Danie坦言做Dancer真是「搵命博」,但在台上表演又獲得掌聲的滿足感,卻非其他工作能媲美。

有人會羡慕舞者的工作就是本身興趣,但其實有苦自己知。跳舞體力需求大,又長期跳動,受傷似乎也少不免,Danie曾經見過有Dancer練一字馬拗柴,送院時整個膝頭成90度,無法移動,狀甚恐怖,覺得跳舞如「搵命博」一樣。至於老一輩會認為跳舞不能當正職,Danie小時候亦被家人要求去讀護士,她笑說連針也不敢打。Danie最終決定以跳舞作為事業,更以行動證明自己。能夠在舞台上跳出一片天,Danie慶幸獲得廣泛掌聲,但原來她在舞台背後也有困惑一刻。「有朋友問我跳舞以外有咩興趣,我……我答唔出。好似將一生人都奉獻咗俾跳舞,不過之前受傷,加上疫情多咗時間休息,都係一個好好搵下新方向嘅機會。」Danie希望注重編舞工作,甚至在將來可以開設屬於自己的舞蹈室,對她來說無事無可能,只有不願嘗試和付出的人,試了未必有好結果,但不試就一定無結果,說不定在過程當中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想法,對未來人生有重要影響。

‧對她來說凡事都先嘗試,一旦嘗試就要全程投入,自然會有好結果。

 

 

Facebook

Instagram

Please enter an Access Token on the Instagram Feed plugin Setting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