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C
Hong Kong

【六年青春】從音樂找回生活「再辛苦都要夾Band」 – 專訪獨立樂隊帶菌者 Carrier


想想你近年聽過甚麼廣東歌?在香港想依靠音樂創作,還要靠廣東歌生存猶如天方夜譚,但仍然有不少人仍堅持實現音樂夢。獨立樂隊帶菌者(Carrier)於2013年成軍,顧名思議將音樂散佈四周。正如主音龍小菌所言:「一隊樂隊最重要係做好內容,著重人與人之間交流,互相影響。」到底這班為了理想,付出無比努力勇氣的樂隊成員,如何「感染」自己其他人,擦出本土音樂火花?
講起龍小菌,你可能記得「幪面歌手」,脫下面具後於2013年推出個人專輯,便改以樂隊「帶菌者」主音身份,聯同成員鼓手阿布、低音結他手阿Mann及 主音結他手阿花一起再闖樂壇。帶菌者緣於6年前一次音樂劇場相遇。「當時我啱啱出左碟《樂園》,在劇場識到大家,阿布就話『不如我地夾返隊Band啦!』就係咁簡單就成立左帶菌者,估唔到咁就六年青春。」不過樂隊每個成員都有不同想法,要大家「夾」到,互相理解,比夾Band仲難。「有意見不合嘅情況,我地會投票解決,少數服從多數。萬一再『傾唔掂』,我地會搵中間點,點都要取得平衡。」
創作沒有靈感,是因為遺失了生活
每個創作人,都一定會遇過沒有靈感。不過四人皆表示靈感源源不絕,全因他們認為音樂創作與日常生活有關。「其實一件非常簡單嘅生活小事,就已經足夠寫到一首新作品。」最新作品《逆轉一場》正正就是來自阿花個人經歷。「我好鐘意打籃球!有次比賽差唔多完場,隊友將個波交比我,全隊嘅希望即時落左係自己身上,但到最後我射失三分波。事後不斷諗點解唔入呢?音樂創作過程係俾自己與心靈對話。我想透過作品帶出努力拼過搏過,從而逆轉勝利嘅訊息。」
玩音樂都可以「搵到食」 
一般人覺得在香港玩音樂「搵唔到食」,但偏偏四位都抱相反態度。阿布、阿Mann及阿花表示現時生活不成問題。「我地都有考唔同嘅音樂專業資格,平日差不多全職教音樂。」小菌說:「我曾經試過幫一間幼稚園寫了80多首兒歌,都係一種收入來源,喺香港玩音樂,要能屈能伸。」

●Bass手Mann最遲加入,他認為夾Band學識和隊友溝通,自己玩音樂無法做到。

●鼓手阿布指樂隊最大支出主要是Band房租金,以及做歌的時間。

●結他手阿花:樂器都係自己私伙嘢,因為鐘意點都係值得,唔會覺得係支出一部份。

 
從Band房跳出街頭
Busking(街頭表演)對小菌來說一點都不陌生,但最後加入的Mann坦言一直都想嘗試Busking,有次說起就決定行動,令他有新體會。「平時嘅商業演出,大家都會因為想睇你而特登嚟,但Busking 就非常直接,係要用表演打動一班企喺面前,唔認識我地嘅途人。當有聽眾係因為自己嘅演出而停低腳步,呢種滿足感同出Show唔同。」阿花認為 Busking 同時表現一種共享、流動性以及尊重,因為同一個場地會認識到其他樂隊,大家一齊玩一齊唱,感覺和氣氛都非常好。
音樂使命 影響他人
音樂為帶菌者帶來喜悅及樂趣,他們也希望出一份力,用音樂治癒他人。阿花提及有次到學校教結他,遇到一位性格內向的學生,經音樂薰陶後便變得活潑開朗,「仲要我叫佢靜啲」。小菌說:「我負責寫詞,將生活嘅點滴化為歌詞,就算感動唔到大家,最少都感動自己,咁樣先會開心。」帶菌者音樂理念,也是成員們的人生觀,正如阿布覺得無得夾Band,整個人生就好像少了一些重要東西,失去目的。「時間唔會再返轉頭,倒不如付諸實行,用行動證明一切。」鍾意玩音樂嘅人,果然無論再辛苦都會堅持落去!

●主音龍小菌兼任填詞,她認為歌詞要感動大眾,先要感動自己

●帶菌者正籌備今年推出首張專輯,同時亦忙於尋覓表演場地。

更多文章

必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