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C
Hong Kon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TAG

喬丹體育

【改名中喬體育】利用名人效應真的較容易賺錢?!捲入侵權案對喬丹體育發展有幾大影響?

去年12月,上海二中院對美國前NBA球星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控訴中國喬丹體育公司名稱侵權案作出判決後,喬丹體育公司商號發生變更。據「天眼查」網站顯示,原「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企業名稱變更為「中喬體育股份有限公司」。雖然商號改變將對品牌和客戶流失形成一定影響,不過反觀過去,喬丹體育真的能夠利用名人效應中獲益?事實上未必如此! 喬丹體育企業名稱近年來備受爭議。2012年,米高佐敦本人發起訴訟,指喬丹體育公司未經許可,使用其中文名「喬丹」名稱,以及採用其打籃球的剪影做生意,對廣大消費者造成誤導,構成對其姓名權的侵害。當時米高佐敦強調:「這絕非金錢問題,而是原則問題,因為我要捍衛自己的名字。」米高佐敦一方指出,自1984年以來,中國內地各大媒體對其進行持續幾十年的新聞報道,都用內地譯名「喬丹」稱呼自己,故「喬丹」這個譯名已與其已建立特定聯繫,並為中國公眾所熟知,由此對中文「喬丹」享有姓名權。 然而,喬丹體育則認為公司註冊的是「喬丹」,而不是「Michael Jordan」或者「邁克爾·喬丹」,「喬」和「丹」只是常用漢字,更辯稱「喬丹」是「南方草木」意思,與Michael Jordan沒有必然關係,不涉及侵權。 上月30日,上海二中院作出一審宣判,米高佐敦一方勝訴。上海二中院認為,喬丹體育公司是明知米高佐敦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情況下,仍擅自選擇「喬丹」兩字進行商標註冊,並登記「喬丹」商號。因此,喬丹體育需要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0萬人民幣,及原告因本案訴訟所支出的合理費用5萬人民幣,同時必須停止使用其企業名稱中的「喬丹」商號,以及涉及「喬丹」的商標,並在報紙和網絡上向原告賠禮道歉,並澄清兩者關係。 ●喬丹體育曾辯解,其商標人物手上拿的是乒乓球並不是籃球,與米高佐敦沒有關係,因此不構成肖像侵權。不過今年4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裁決,喬丹體育敗訴,25類商標和圖形被撤銷。   喬丹體育2000年成立於福建晉江,當時不少國內消費者誤將「喬丹體育」等同於Nike旗下以與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命名的同名品牌「Air Jordan」,令「喬丹體育」迅速發展成國內知名運動品牌。所以Nike自2002年起,先後10次向中國商標局和商標評審委員會對中國「喬丹體育」提出控告,認為「喬丹」商標遭到侵權,不過都未被採納。而自2012年以來,米高佐敦本人就以侵害商標權和姓名權,向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起訴喬丹體育,可以說喬丹體育一直都是處於官司之中。自從2010年遞交上市申請至今,喬丹體育仍未成功上市。據北京商報報導,2014年11月28日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就曾公開指出「喬丹體育存在重大未決訴訟」,可見「商標案」無疑是阻擋喬丹體育上市的一大阻礙。 反觀國產運動品牌「李寧」,早已在2014年於香港證交所上市,3年後,安踏體育、特步、361度等運動品牌也紛紛成功上市,更在2008年北京奧運所帶起一股熱潮。根據資料,安踏體育靠著收購不同品牌,目前市值已突破2,000億港元,超越adidas的155.98億美元(約1223億港元),成為全球第二大運動品牌;而李寧也在2019年8月市值突破500億港元。難怪喬丹體育品牌高級總監林佑勳在2019年8月份對媒體表示:「未來,我們要走一個專業化、正規化的品牌經營道路,正正當當,不曖昧,不去打擦邊球。」 又因涉及侵權,或多或少影響大眾對喬丹體育品牌觀感。在判決次日,喬丹體育公司曾表示,判決不會影響其對中文「喬丹」商標的合理使用權。喬丹體育的回應遭到大量內地網民猛烈抨擊,有人直斥「無恥」,亦有網民在這份聲明下留言稱「要點臉吧」,獲得了5千個多個讚好。而當中有人認為「不如徹底改名,做堂堂正正的中國品牌」、「真誠一點,換個LOGO,專注工藝,大家都能支持國產品牌崛起」這些評論均獲得上千個讚好。如今喬丹體育改名,重新出發,能否挽救負面形象,擺脫在中國三、四線運動品牌命運,走向國際還是未知知數。所以奉勸大家,若有心創業建立品牌,還是要尊重知識產權,不要做COPYCAT!

【邪不能勝正】米高佐敦力戰9年終告贏「喬丹體育」侵害姓名權! 賠償金額只有42萬合唔合理?

前NBA球星Michael Jordan(米高佐敦)及Nike旗下以Michael Jordan命名的同名品牌「Air Jordan」與與國內山寨品牌「喬丹體育」的姓名權之爭,最終在昨日做出宣判,長達8年的訴訟落幕,喬丹體育公司需要賠償35萬人民幣(約42萬港元),並公開道歉。 「Jordan=喬丹」姓名權之爭 這次中美「喬丹」商標案始於9年前,喬丹體育2000年成立於福建晉江,當時不少國內消費者誤將「喬丹體育」等同於Nike旗下以與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命名的同名品牌「Air Jordan」,令「喬丹體育」迅速發展成國內知名運動品牌。Nike自2002年起,先後10次向中國商標局和商標評審委員會對中國「喬丹體育」提出控告,認為「喬丹」商標遭到侵權,不過都未被採納。直至2012年,米高佐敦本人發起訴訟,指喬丹體育公司未經許可,使用其中文名「喬丹」的名稱做,以及採用其打籃球的剪影做生意,對廣大消費者造成誤導,構成對其姓名權的侵害。當時米高佐敦強調: 「這絕非金錢問題,而是原則問題,因為我要捍衛自己的名字。」 米高佐敦一方指出,自1984年以來,中國內地各大媒體對其進行持續幾十年的新聞報道,都用內地譯名「喬丹」稱呼自己,故「喬丹」這個譯名已與其已建立特定聯繫,並為中國公眾所熟知,由此對中文「喬丹」享有姓名權。喬丹體育則認為公司註冊的是「喬丹」,而不是「Michael Jordan」或者「邁克爾·喬丹」,「喬」和「丹」只是常用漢字,存在於公有領域,不涉及侵權。當時法院一、二審判決均指「喬丹」僅為美國的一個普通姓氏,與Michael Jordan沒有必然關係,而工商行政管理總局亦裁定「喬丹」可以維持商標。其後,Michael Jordan對相關裁決上訴,但曾被裁定上訴理據不足而駁回。 時至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判Michael Jordan就控告「喬丹體育」涉嫌侵犯其姓名權案上訴得直,Michael Jordan才得以搶回內地譯名「喬丹」的商標。不過「喬丹體育」其後反控告「Air Jordan」,稱其擅自將享有註冊商標專用權並具有很高市場知名度和識別度的「喬丹」標識用於推廣、銷售其運動鞋商品的廣告,侵害商標專用權,要求對方支付30萬元人民幣(約37.8萬港元),且需要公開道歉。惟Nike表示,「Air Jordan」沒有把「喬丹籃球鞋」等相關標誌用於其官網,只是後台關鍵詞,因此不構成商標侵權,行為亦並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日前,上海二中院作出一審宣判,喬丹體育需要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0萬人民幣,及原告因本案訴訟所支出的合理費用5萬人民幣,同時必須停止使用其企業名稱中的「喬丹」商號,以及涉及「喬丹」的商標,並在報紙和網絡上向原告賠禮道歉,並澄清兩者關係。上海二中院認為,喬丹體育公司是明知Michael Jordan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情況下,仍擅自選擇「喬丹」兩字進行商標註冊,並登記「喬丹」商號。至於銷售喬丹體育公司的侵權產品的百仞貿易公司,由於是從合法渠道進貨,故已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不構成共同侵權,惟今後禁止銷售侵權產品。 此外,喬丹體育還將米高佐敦在「23」號球衣號碼和兩位兒子的中文譯名都註冊為商標,足以認定具有導致或放任公眾產生混淆的故意,故喬丹體育公司構成對原告姓名權的侵害。由於原告米高佐敦在本案中明確表示不主張經濟損失,故上海二中院僅就原告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及訴訟中的合理支出進行裁判。 ●今年4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美國Air Jordan品牌狀告中國喬丹體育公司商標侵權案做出終審裁決,喬丹體育敗訴,25類商標和圖形被撤銷,惟未遭巨額罰款。

Latest news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