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C
Hong Kong

Related tags

Latest

Latest

Latest

More From Hit Consultant Media

【汽車共乘】3月份司機夥伴登記率急升!為何Uber接載量比疫情前還要增長30%?

新冠肺炎爆發後,不少人都留家避疫,但約車平台Uber最新公布的數字顯示,今年3月份正值第二波疫情時,不論Uber司機夥伴、送餐夥伴登記,還是用戶使用次數都顯著上升,其中選擇Uber出行人均次數,較疫情前增長30%!到底Uber為何能夠在疫市之下成功殺出新血路? Uber發表最新公布,顯示在即使在疫情期間,用戶選擇使用Uber出行的人均次數,都較疫情前上升 3成。Uber指出,愈來愈多市民在特別日子或節日選擇以Uber出行。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Uber在父親節、端午節及母親節錄得的行程數目分別增長31%、14%及13%。Uber 表示接載量上升,主要是無現金支付方式和用戶接觸者追蹤功能,以及因應疫情而推出佩戴口罩認證功能,這些安全措施令用戶更放心選擇 Uber 出行。 靠Uber彌補經濟損失 另一方面,港人使用Uber Taxi服務上下班的情況亦顯著增長。Uber Taxi的行程請求在2月及3月分別錄得 87% 和...

【網約世代】Uber有意將總部移師香港 有咩條件吸引立足?

在美國以電召車服務起家,近年更進軍外賣服務的Uber,在5月26日宣佈喺香港設立亞太區總部,並成立科研及工程中心。在中美關係、政治局勢不穩加上疫情之下,這個消息似乎令市場頗為意外。目前Uber在香港尚未合法化,甚至不時有「放蛇」拘捕司機新聞,究竟有甚麼條件令Uber要在香港設基地? Uber Eats成新血路 Uber殺入香港約六年,時間不長亦不短,但成為不少人出行重要一部份,全因很多香港人都對的士抱有怨言。Uber以「你的私人司機」為由,車費和的士價錢相近,但因設有評分制度,服務卻比前者更高質素服務。Uber亦指全港有約25萬名司機登記使用Uber App,可以利用自己車或租車隨意上線接客,無需做足一更12小時般辛苦。至於早兩年才登陸香港的Uber Eats,最新餐廳數字更高達6400家,反在疫情之下殺出新血路,不少人改用外賣程式,成功挽回不少營業額。 ‧Uber Eats在疫情之下開創新血路,成功吸納不少新客源。 給壓力政府將Uber合法化? 在電召車回復至70%收入,和外賣服務打響名堂之下,絕對有力在香港佔一席位,但政府一直未有任何支援甚至打壓,Uber無法如外國市場一樣,提供巨額投資發展。若Uber在香港成立總部,亦表明樂意和政府或其他持份者開會,探討立法規管汽車共乘服務可行方法,或許能以行動證明給香港政府壓力,尤其運房房及創科局,正視當中議題。 ‧Uber樂意和港府提出商討,但最終都要看政府取態,市場估計不能在短時間內合法化。 另外Uber亦看準香港人經濟能力較佳,市民對網約車需求自然較大;加上東南亞很多地方都有Grab,香港仍未有太多大規模競爭對手,故仍有一定生存空間。但一旦政治環境不穩,甚或政府重新注視加力打壓,或許會令Uber更大挑戰。 ‧Uber看準香港人消費能力較高,加上司機可隨意接單,對的士業界都是大挑戰。

【多舊魚專營的士】起錶36蚊 想制衡Uber定普通的士?

香港的士司機有「十大罪狀」,拒載﹑兜路﹑黑面﹑叫乘客帶路﹑揀客同目的地等等,大家都怨聲載道,唔少人寧願搭Uber,又方便服務又好,美中不足在於冇保障。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發現有84%受訪者對Uber服務感滿意,而對的士服務感滿意嘅就得43%。 市場現況係咁,近日政府就提出想搞個專營的士,主要客路係消費力較高嘅乘客。個計劃唔止制衡Uber,仲嚇到班普通的士司機,引起傳統的士車行嘅一致反對。   政府想以試驗計劃形式批出三個專營權,引入合共六百架專營的士,收費貴過普通的士約五成,即起錶價大概36元。車身顏色建議劃一規定,可以定為黑色,但營辦商可以以合適嘅方式,加番公司標記。政府會在專營權條款清晰訂明服務標準和水平。如果營辦商未能達到,政府可對營辦商施加罰則,甚至撤銷專營權。 第一個疑問係:本來畀的士錢就包埋司機服務,最應該係培訓好本身班普通的士司機,政府搞多舊嘢係「斬腳趾避沙蟲」,仲夠膽死收貴啲。我係普通的士司機會大條道理諗:扯!我服務好又無多啲錢收,繼續黑你面先。 另外,專營的士服務好啲都咁話,正常嚟講,咁貴搵鬼搭咩?又唔係有錢冇埞使。消費力較高人士都有自己車,唔會下下靠專營的士。   再睇落去,為咗行車安全同改善車輛外觀,限定專營的士車齡同專營權最高五年。另外,營辦商最少五成車輛可供輪椅上落,營辦商亦必須要提供召喚服務嘅手機應用程式。專營權不可轉讓同不能續期,屆滿後營辦商必須重新競投。 第二個疑問出嚟喇:嘩,咁嘅條件營辦商都難搞,啲車用五年就唔用得,又分分鐘投資完政府收番專營權,隨時虧本,專營的士有冇人入場搞呢? 而手機應用程式呢樣嘢同Uber嘅概念咁相似,專營的士似係合法化同貴價版嘅Uber。咁又見到政府喺到逃避:當世界其他地區都制訂針對網絡call車服務嘅規管機制時,香港面對Uber呢啲創新科技嘅時候就採取迴避政策,由得個灰色地帶存在,唔發牌又唔理保險問題。   業界人士就認為,計劃撼動咗傳統的士行業嘅營運模式,令擁有的士牌照嘅車行同車主憂慮專營的士會搶走普通的士嘅乘客,造成司機收入下降,面臨減車租壓力,引致牌價下跌。「忠誠」的士車行助理董事鄭敏怡指:「政府淨係話我哋做得唔好,即時性地唾棄業界,推出而家嘅『優質的士專營權』計劃。係政府嚟同我哋爭﹑衝擊我哋。」   資料來源:綜合報導

ADVERTIS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