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C
Hong Kon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TAG

反生產力

【反生產力】生活為何沒有更輕鬆?科技如何奪取你的時間?

由伊凡.伊利奇(Ivan Illich)發明的新詞彙:「反生產力」(counterproductivity),是指許多科技似乎節省了時間與金錢,釋放更多勞動力;但如果計上相關成本,這些科技其實並沒有令你更省時,反而把你的時間都偷走,模糊了你工作的重心。   以製作簡報為例。在1990年「PowerPoint」問世前,匯報時手寫的筆記已經綽綽有餘,頂多在投影器及白板上畫幾數個重點作為輔助,主要還是靠講者說話和組織的功力,內容是最重要的。 但如今「PowerPoint」出現後,數百萬的管理者及其助理需要耗費數百萬小時以製作吸睛的簡報,慢慢連簡報都要一分高下﹑爭奇鬥艷,改用奇特的字體,放大縮小突出重點,甚至還有圖片﹑小動畫,翻頁效果等細節也不得馬虎,一點都不乾淨俐落。不只設計和修改投影片投入了數百萬小時的時間,學習使用軟體、不斷更新軟體等等也是時間成本。一部分重心從匯報內容轉移到簡報的裝飾上,勞動力就這樣浪費了。 又以智能手機為例。智能手機出現後,大家的注意力水準大幅下降。每分每刻都有大量資訊充斥網絡,造成訊息過載,我們反而更難找出有價值的信息。打字聊天﹑進行繁瑣的資料整合﹑瀏覽及經營IG﹑FB等社交網站,又花費了多少時間? 在說科技節省了時間時,我們也必須留意科技怎樣迫使我們分配時間到不必要的項目上,讓我們難以專注在一項工作上。科技似乎帶來巨大的簡化,實際上卻是令生活變得越來越複雜的元兇。 西方女性主義研究奠基人 Ruth Cowan曾說:「我們要關注的是最終目標,讓科技為我們服務,而不是讓科技來訂立目標。」德國作家Rolf Dobelli則在他的《美好生活之道》(The Art Of The Good Life)中提到,他預防反生產力的做法,就是「盡可能地避免科技」。他不使用電視機、手機、收音機、遊戲機,因為他認為這些科技帶給他的複雜性遠大於好處。   為了避免掉入反生產力的陷阱,我們需要想想,自己現在做某項工作的時間相比以前少了還是多了?多了的時間成本與回報是否成正比?以下有3個奪回注意力的方法。 使用一項新科技前多思考 智慧家庭系統也好,新App也好,在使用前我們要問自己:它會帶來什麼正面和負面影響?如果它出問題,對我的生活影響程度有多大?平常維護的成本有哪些? 少看即時推播的通知 為了流量,新聞及社交媒體每分每秒都推送新的消息,一直刷新的快感令人欲罷不能。「即時消息」覆蓋了真正該專注的東西。但追求速度的「即時消息」價值不高,內容沒有深度只流於噱頭,我們耗費大量時間在這些無關痛癢的新聞上,生產力因而下降。 挑一個時間段集中閱讀新聞及資訊 將漫無目的地瀏覽FB﹑刷新新聞App的時間集合起來,在一天中挑一至兩個固定時段來集中閱讀。記得要先挑選優質的新聞來源,內容農場(content farm)就不要了。   資料來源:Accupass 生活誌﹑Mythfocus

Latest news

- Advertisement -spot_img